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努力成为宇宙第一妖狐厨(❁´◡`❁)*✲゚*
不写完阿灭的一百万种死法不改名
已和妖狐扯证,勿扰
认真吸狐中
每天都不认真填坑认真画画的咸鱼

[style] Therapy

Therapy


CP: style, 微crenny

私设:心理患者stan x 心理医生kyle

          坦哥是抑郁症患者和亚斯伯格症候群患者

分级: T

———————


(一)

他动了动身子,试图活动一下麻木的躯体。脚尖碰倒了啤酒罐,金属罐子倒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青年站起来,漠然迈开步子朝楼上走去。他似乎没有看见地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酒瓶。

打开柜子,他沉默着凝视了几秒柜子里的东西,然后摔上柜门。往后退了几步,他倒在床上。

每日低沉消极浑浑噩噩,他似乎找不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

Stan Marsh, 一个集抑郁症和亚斯伯格症候群的人。

他已经厌倦了每天靠酒精来麻痹自己。

屎一样的人生,屎一样的家人,屎一样的世界。这就是他对自己现状的概括。

Stan Marsh,你真是个loser,你的人生毫无意义,你的存在有什么意义?这么想着,他将头埋进枕头里。

也记不起是从多久开始自暴自弃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从某种意义上讲来,完全和家人失去了沟通甚至连他们的话语都再也听不见。

已经到极限了。他不想再这样沉浸于这毫无意义的人生,他甚至找不出自己萎靡不振的头绪,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这样的虚度光阴对于他来说并不需要,他已经爬不出人生的这个低谷了。

去死吧。他听见脑子中有这么一个声音对自己说道。

不想再活下去。不想再活在这么痛苦的人生里。他受够了每天依靠酒精来使自己看上去和个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今天就去死吧。大脑深处仿佛有这么一个声音在诱惑着他。

他伸手打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躺着一把手枪。

Stan试着把枪口含在嘴里。他听别人说过,与其对着太阳穴来一枪还不如这样的方式来的干脆痛快点。

明天就去买子弹吧。他看着空弹匣想到。

他很庆幸自己的父母这个时候外出出差。他并不希望他们看到自己的儿子脑浆飞溅的画面。哦,那一定很不好。

现在做好决定的他决定找个人说说话,作为仅存人世的最后一天,他打算找个人谈谈。

谈什么他并不知道,或许是自己的遗言也说不定?

他打开手机通讯录,从字母A到Z,看来看去,并没有找到他希望的人选。

忽的,他瞟了一眼床头的便利贴,上面潦草的记了一串数字。

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了。依稀只记得这是一个电话号码。

无所谓了,他想着,滑动按键,在手机上打出这一串数字,然后按下通话键。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人声。模模糊糊的,他试图努力听清对方的话,但不久他就发现这一切只是徒然的。

他突然发现自己想法很可笑。明明就知道没有在意自己的看法,明明没有人会在意自己,那么自己又从何而来希望有人能听自己讲讲所谓的最后遗言呢?他决定挂到电话。

全然没有注意到电话那头刚才的争论声,他自暴自弃的抛出了一句:“我想去自杀,也许明天也许现在。就这样吧,我挂了。”反正没人会注意到他的话,就算说出这样骇人听闻的话语,也不怕惊吓到别人。这么想着,他打算掐掉电话。

出乎意料的,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听着!你现在还不能死!”焦急的语气带给了Stan一种微妙的感受。

那个人,会在乎我的生死吗?

他压下了想要挂掉的电话的冲动,决定与那个人谈谈。

(二)

Kyle·Broflovski,一名刚加入某心理院所的医生。

作为一名新上任的实习医生,他的日程并不悠闲,尤其是在自家院所参加了什么NSPL组织发起的活动后,他变得更加忙碌起来。

每天除去完成手上的工作剩下的就是守在电话旁边开导那些一心一意只想自杀的人。

虽然有时候和那些自杀患者聊天能让他窝一肚子火,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项工作的热爱。用同事Kenny和Craig的话讲来,他是属于“圣母心”泛滥的人。对此,Kyle表示这东西叫良知并毫不客气的指责两位同事的“毫无人性”以及“道德沦丧”。

“听着Kenny虽然有些人确实是会因为芝麻大点小事产生自杀的愚蠢念头,但这也并不能责备他们。你需要体谅那些人格一直停留在口唇期的病人。”和往常一样,Kyle在面对Kenny的抱怨后,喝着杯子里的咖啡,冷静的劝说着对方。

“可是这种因为头发剪得不如意就要自杀的人实在是太他 妈操蛋了。”Kenny的声音隔着兜帽模模糊糊的传出来。他看上去实在是没法忍受刚才电话里病患的言语,虽然他也有过好好开导对方。

Kyle耸耸肩,并不想多说什么。毕竟一会儿还要去这个院所最麻烦的病人那里一趟,他不太想一大早就开始操心这些闹心事。

不紧不慢在办公室享受完他的早间咖啡(虽然是从隔壁咖啡店买来的),阅读完手头上的文件。Kyle看了一眼时钟,叹了一口气。虽然说他一百万个不愿意面对那位病患,但医生的职责还是摆在那里。

“我先走了,有事短信联系。”他拿起桌上的一叠文件,起身朝门外走去。

同一个办公室的Kenny和Craig有些同情的看着他,点点头。他们莫名有点可怜这个人了,毕竟他要面对的人绝对是史上最难搞定的病人。

当Craig和Kenny再次看见Kyle的时候,对方正狠狠地把手里的文件夹摔在办公桌上。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要不是我还在这里工作我早就一拳打烂那个混蛋的脸!”好像摔完文件不解气一般,他狠狠一脚踹上一旁的椅子。

两人见状缩了缩脖子没做声。他们当然知道对方有多混蛋,能让Kyle气的暴跳如雷估计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人了。看着在一旁骂骂咧咧宣泄不满的同事,他们很自觉地把位子移到一边。

这时办公室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Kenny看了一眼Kyle的现状,自觉地接起电话。

该死,又是操蛋的自杀开导。在开口之前,他先在心里骂了一句解气。

电话里依旧是一成不变的自杀宣言。但同以往不同,那头的人好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Kenny就算重复了几遍,对方依旧像是没听懂一样。Craig在一旁看着,他很想好心提示Kenny忘记把兜帽摘下来了,除了他们几个,没人能在Kenny还带着兜帽的情况下听清他在讲什么。

当他注意到突然安静下来的办公室时,Craig扭头看向Kyle,对方看着Kenny,似乎大有一番恨其不争的样子,看样子巴不得是亲自拿过电话。

Kyle在自我情绪调节上还是颇有信心的,他很清楚工作归一码私人归一码,现在这样的情况倒不如接手那个电话帮Kenny一把。

他走过去,伸出手朝Kenny示意了一下,对方会意的把电话转交给他。

“我想去自杀,也许明天也许现在。就这样吧,我挂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上去没有温度,无比冷静。和往常那些还抱着一丝希望的人大不相同。

“听着!你现在还不能死!”几乎就在下意识间,他从口中吼出这句话。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急切,只是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慌。就像只要挂断这通电话,他就好像能看见对方死去的样子一般。

Kyle·Broflovski,头一次,面对一个病患,如此的惊慌失措。


-----------------------

作者碎碎念时间:emmm突然就很想吃黑化坦哥和凯凯谈恋爱的梗。大概就是坦哥抑郁想自杀结果无意拨通救助电话然后发现哦,原来黑暗的人生中还有凯凯这样一个天使,不行他好可爱我要娶他回家这样的故事吧……

原型是哥特坦。坦哥:Kyle,你不和我谈恋爱我就去自杀。 凯凯:???(好好好,我怕了你了)【抱歉这只是搞笑文案大家不要当真】

先写这么多吧,后期慢慢填起来。 @sticky 来来来,先吃两口。我还等着糯糯你的恶魔梗www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