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努力成为宇宙第一妖狐厨(❁´◡`❁)*✲゚*
不写完阿灭的一百万种死法不改名
已和妖狐扯证,勿扰
认真吸狐中
每天都不认真填坑认真画画的咸鱼

One Day

Cp:style

等级:T


  7点30分,Stan和往常一样,总是这么早醒来。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从孩童时期就养成的好习惯。多亏了这个,你在你的整个学习生涯中从未迟到过。因为他总会在每天早上准时骑着单车到你楼下叫醒赖床的你。虽然Cartman一直嘲笑这太过于庸俗,就像那些少女漫画。不过你并不在意,因为你知道这总好过于迟到然后被罚站走廊。

   Stan躺在床上刷着他的Facebook好友圈,那副模样实在是太过于颓废,这样的虚度光阴让你感到有些不悦。你皱着眉推了推他,他却纹丝不动,像是忽视了你一样。Well,well,随便他,Stan一向这样来回应你的这种不满。你耸了耸肩,干脆撒手不管。但你仍旧担心着。因为他看上去似乎忘记了今天是参加你们大学毕业典礼的日子。噢,这可真糟,你不希望迟到,那不好玩。

    8点03分,Stan终于去了浴室开始洗漱,他的精神状况看上去不是太好。黑色的头发有几缕顽皮的翘着。你看着他的后脑勺,很想把那头乱糟糟的黑发梳好。但此时你觉得你那头卷卷的头发似乎更值得打理。你一直很讨厌自己这一头卷发,因为它们让你看上去很愤怒。虽说Stan一直表示他觉得他一点也不觉得你的发型很糟糕反而还很喜欢,但你还是执意在每次出门时都带好帽子。

    8点15分,你们出了门。Stan和你在高中时就考上了丹佛的高中。很自然的,你们就近选择了本地的丹佛大学。很多South park的优秀孩子和你们一样,也在这里读书。当然,Token例外,他随了父母的心愿,去了东部的大学。Wendy也在这里读书。可以说从一开始,wendy就一路跟着你们,你们三个人几乎从小学到大学都在一个学校。说实话,有时你觉得Wendy挺好的,既聪明又漂亮,虽然有时她表现得像个婊 子一样。

    9点, 你们到了学校。毕业生们穿着学士服与你们擦肩而过。你远远看见了Wendy正在向这边走来。Stan有些尴尬,你知道是为什么。Stan和Wendy早在高中时就彻底分手了。你不得不承认,当你的super best friends告诉你他和他的女朋友彻底玩完儿时,你也没有太过于惊讶。毕竟他们从小学时起就一直重复上演着分手与复合,你早就习惯他俩这么闹腾了。Stan对于他们分手的理由绝口不提。你想这决不是因为Wendy胸里的硅胶的问题。Stan和他喜欢了整整11年的女友分手这件事也是足够令你困惑了。不过到目前为止,Stan并没有出现什么反悔的迹象,这让你颇有些放心,你可不想再次回忆起哥特Stan的那段令人头疼的黑历史。Wendy不可避免的谈论起了你。这让你稍稍有点不适。特别是当她说到你的长相时。是的,你比同龄的男孩看上去要消瘦得多,皮肤也白的多。用Kenny的话来说,你的背影有时看起来太像个姑娘,就连Cartman那个混蛋也说你长成这样一定是因为你家基因突变了,犹太人长大后一般不会好看(那时他说的时候看上去很愤恨,也许是因为你并没有像他希望的那样长残了)。长成这样又不是你的错,你愤恨的想着。没必要每个人谈起你时都要提起你的长相再感叹一下。这太蠢了!

   10点20分,你站在毕业生群里。在观众席里,你看见了Stan的家人。你的父母没有来,你只找到了Ike。你的加拿大小弟弟很聪明,已经连着跳了好几级,现在已经是大一的学生了。对于父母的缺席你感到难过,这可是你人生中的重要时刻之一,他们居然缺席了。低落的心情让你在最后连扔学位帽的心情都没有。你微笑的看着Randy发着神经一样的庆祝方式以及Stan一脸郁闷的捏着眉心的样子。你很小就知道Randy是这种性格的人了,连Stan都说他老爸有时实在是太神经质了。小时候你们总能因为Randy的一些神经质的举动笑个不停。当然,现在也是。你转身离开礼堂,这里的气氛对自己来说太不合适。现在你就只想找个清净的地方看看书,好不为了父母缺席这件事而闹心。

11点46分,你坐在图书馆的角落里。似乎没什么想看的书,你趴在桌子上有些想打瞌睡。没关系,睡着了没什么大不了,Stan会找到你的。他知道你会来哪里,也知道你常坐在哪儿,不必担心他找不到你。你闭上眼,安安稳稳睡去。

    14点37分,你闻到身边有咖啡的香味。你睡眼惺忪的朝一边看去。Stan坐在你身边静静地看着书,桌上的咖啡冒着热气。Stan看上去很认真,你收敛起和他开玩笑的心思,静静地趴在桌子上看着他的侧颜等他。当然,对于Stan没有顺便帮你买一份咖啡你还是很介意的,以前他买东西一直都会买双份然后再把其中一份给你。算了,你撅起嘴,决定把这件事放一放,以后再谈。毕竟没人会给一个正在睡觉的人准备一杯黑咖啡。你很喜欢看Stan的侧颜,特别是当Stan特别认真的做一件事的时候。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他的脸上,脸颊上细细的绒毛让他看上去像镀了一层金光。你知道你这种行为看起来很gay,但你不在乎,因为你他 妈就是一个gay,而且喜欢的还是你的super best friend。这要怎么说?!想想还真是让人抓狂。你打算瞒着Stan不说。因为你并不想为了这个冒险而失去一个朋友。虽然合租公寓会让你的处境有时变得更加的尴尬。

    15点,Stan收拾好东西,你们离开了图书馆。回去的路上,你们遇见了Bebe。她微笑着向Stan打了个招呼。然后他们再次谈论起了你,就像今天早上和wendy一样。该死的!为什么他们不会觉得这会让你觉得不自在?!你走开了些,不去听那些言语。Bebe这几年更成熟性感了些。不可否认,从小学时起,Bebe就一直是个美人,身材也只正点的一塌糊涂(虽然她也一直对别人说你拥有全科罗拉多最性感的屁股,但你对此并不感到荣幸)。除去小学时那个“性感的屁股”的狗血事件,事实上,你们在高中时也短暂的交往过一阵子,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你发现你其实是个gay。在那不久后,你就和Bebe说byebye了。Bebe也没怎么伤心,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太投入一段感情对她不是件好事儿,她明白怎么从男孩们那里捞到好处。对于她,你觉得你并没有什么好值得怀念的。你有些不悦的扭过头看着他们,Stan看上去也是想快速结束这个话题。他匆匆结束了谈话,向Bebe简短的告了别向你走来。

     16点40分,你们来到一家花店。你在门口等着Stan。环绕四周,这时你发现这似乎不是你们回家的路。你有些奇怪,但你向自己解释着,或许一会儿还有些事Stan要做。你的嗅觉一向很灵敏,太多的花香堆在一起让你感到空气里闷闷的,让你头昏脑沉,很不舒服。你祈祷着Stan可以快些出来,你可受不了这么多的花香混合在一起,尤其是香水百合的味道还很浓。如你所愿,Stan很快付了钱便出来了。你瞟了一眼他手上的花,是一小束香槟玫瑰,装作不在意的看着花,你快速的数了数,不多不多少,刚好9朵。玫瑰花瓣上还带有些刚撒上去的水珠,折射着阳光,这些水珠闪耀着水晶般柔和的光芒。你转过头翻了一记白眼,这准是要和Wendy复合去。你最好的朋友自从和Wendy分手后也没和别的女孩子暧昧过,你也没见他朝那个女孩吐过,所以你敢打包票99.99999%他是找Wendy去了。你突然觉得陪他去看起来实在是太蠢了。可是Stan看上去并不想让你走,你觉得这可真他 妈进退两难。最后,你只有陪着他去了巴士站,上了同一辆巴士。可说句老实话,你一点也不想去。

     17点15分,你们下了车。你发现这里并不是什么约会圣地,是一大片公墓。你有点不舒服,想叫Stan和你离开。但Stan已经往前走了好一段距离了。你不想一个人被孤零零的扔在这个渗人的地方,尤其是再过一,两个小时太阳就下山了。于是你只有叹了一口气,追了上去。

     拿着束玫瑰往公墓走,哼?你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这可真是够奇怪的。你可不知道有哪个妞或是Wendy有这么重口。公墓约会?哈,这可真是够刺激的!你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一见Stan的约会对象。出乎你的意料,Stan来到一座墓碑前。Wait!你可不记得他有什么死去的旧情人!好吧,或许你们常带在一起,但你们总会有分开的时候,也许你真不知道一些事儿,maybe。你耸耸肩,为自己找了个合理的解释。你靠在一块墓碑上,站在他身后等着他。

   你歪着头,翠绿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兴趣盎然的盯着Stan,猜测并好奇着他下一步会做些什么。

    “我很抱歉,没有早一点告诉你……”他在道歉!你吃惊的瞪大了眼。

    “Wendy说得对。我很早之前就对她没感觉了,我死不承认,自己还没发现。她说我在逃避一些事,我想她是对的。每个人都说我对这事儿太迟钝,我觉得他们说的没错。但我在这之前实在是不想为了这个冒险而失去我的朋友。”听起来真基,你撇了撇嘴。

   “Cartman说我太懦弱,你知道的,上了高中后我就没怎么赞同过他说过的话。但我觉得这次他真说对了。否则,我想就不会发生上周的事了……”

    “I love you, Kyle.”

   哦,真 艹 蛋, 说了这么久就为了这一句?!你咧着嘴笑了起来。反射弧过长的你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刚才句尾那一一个单词。Kyle,是的,Kyle,你的名字。你的呼吸忽然就急促起来,呼出的气体变得燥热了起来。一抹绯红在你的脸颊上蔓延开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你喘着气,忽然间就觉得空气稀薄了起来。Stan喜欢你?!你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你想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让他别犯傻了,你不在那里,他看上去就像药嗑多了一样。“Hey,dude!我在这里!”你朝他喊着,走了过去。你的余光不经意的扫过墓碑,上面的文字紧紧抓住了你的眼球————“Kyle Broflovski”, 那是你的名字。你突然间就笑不出来了,事情脱离了本该发生的轨道,这一点也不好玩。你伸手要去把Stan拉开。出乎你的意料,你的指尖穿过了Stan的身体。事情开始变的糟糕起来,这一切看上去就好像————你死了。

    事实确实是这样,你早就死了,就在上周。你终于能顺利回想起这件事了,现在的你,就是一个游魂而已。

    上周末,Cartman那个混蛋拉着Kenny约你们一起出去喝酒,你因为要准备最后一场答辩便推脱不去。当你完成你的稿子时,已经将近午夜了。Stan还没回到公寓。,你有些担心,同时在心中暗骂Cartman拿个混蛋做事没个分寸。你烦躁的抓抓那头蓬松的头发,又在客厅里等了一会儿,直到你的手机铃声响起。

    Stan醉醺醺的声线从电话那头传来,背景音实在是太过嘈杂,这让你有些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你忍住烦躁的脾气,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让他再重复一次。你实在是费了很大一番功夫才听清了他要说些什么。Stan在电话里说要给你说一些重要的事,但却没告诉你是什么事,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强调着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你听着他口齿不清的表达和Cartman与Kenny的起哄声,捏住了眉心。God damn it!“你在心中暗骂了一声,用有些生气的语气威胁着Stan让他呆在那里乖乖别动,等着你去接他。你抓起椅背上的外套披在身上,拿起放在玄关那里的汽车钥匙就匆匆下了楼。天杀的,你希望Stan可千万别喝死在酒吧里。你知道他喝醉后会有多麻烦,上次他还吐了你一身。所以你祈祷着Cartman和Kenny可以良心发现,千万别再给Stan灌酒了。当然,这对于他们来说,不可能的。

     你看着路口亮起的红灯,食指不耐烦的敲打着方向盘。一等信号灯转变成绿色你就踩下油门向酒吧赶去。你不希望浪费时间让Stan喝得更多。可是你从没想到过会有一辆皮卡无视信号灯发疯一样从角落里冲出来把你的车撞了个粉碎。你被卡在车里,汽车像个被压扁的罐头一样,你还指望你能有什么生存机会?你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看吧,多亏了你,警察连叫救护车的时间都省了。

    你死了,只是你一直没意识到而已。

   你看着Stan,一股酸胀感瞬间充满胸腔,视线开始变得迷糊起来。你蹲了下来,轻轻拥住Stan,你看不见他的表情,但耳边轻微的抽泣声让你明白他在哭。你知道听不见,但是你还是忍住泪水,将头靠在他肩上,微笑着说——

    “Thanks, Stan。I love you too,I love you forever,even I was dead……”

    泪水从脸上滑落,在石碑上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

——END——



后记:虽然说是元旦贺文,但是还是为了即将开写的新坑做的练笔,很久没写文了,依旧     文笔渣,情节不太好,而且肯定ooc了TAT!!!。这篇文的文风来自于很早之前我看过的一篇文,名字记不清了,但很喜欢这种感觉,于是自己就试了试,虽然感觉不太好,但好像还是能看的,不至于太糟?最后还是比较担心,元旦给大家的贺文居然是虐文,会不会被大家打死 _(:ェ 」∠)_……

PS:最后一句我其实是留了悬念哦!没说是谁的眼泪留的痕迹哦,其实还是可以YY以下的(滚!明明就是你不晓得怎么结尾了!!(#‵′))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