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努力成为宇宙第一妖狐厨(❁´◡`❁)*✲゚*
不写完阿灭的一百万种死法不改名
已和妖狐扯证,勿扰
认真吸狐中
每天都不认真填坑认真画画的咸鱼

Crown Of Thorns

CP: style, crenny, cartters

等级: T


Chapter01.初次交锋

  Stan叹了口气,抖了抖书包,麻利的拉上拉链,准备回家。今天Wendy放学后要和Bebe去购物,所以他是不可能和女友一起回家了。当然,自己的死党Craig也别指望了,自从上了八年级,Craig有时就会撇开他偷偷摸摸和Cartman、Kenny和Butters混在一起。他有时真的很搞不懂为什么Craig和Cartman可以在这两个插班生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和他们混得很好,要知道他可是用了整整几天时间才和Kenny他们混熟的。

   Stan知道今天谁也指望不上了以后,干脆的走出教室,把Craig的道别声扔在脑后,头也不回往学校大门走去。

   说实话,他并不太享受回家的感觉,特别是最近自己的父母又在闹离婚。他已经麻木了,从小时候开始自己的父母就频繁的离婚与复婚。他实在是受够了。打开大门。母亲与父亲正在餐厅里吵得不可开交,自己的自杀爱好者外公也不在客厅,只有姐姐Shelly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无聊的言情剧。他环视完毕,决定不打招呼便上楼去。反正他母亲看玄关处的鞋子就知道他回来了。至于为什么不想打招呼?他可不想说为了避免被Shelly揍。听上去被一个女孩揍是挺没面子的,但自己姐姐确实是个例外。她可是这里远近闻名的女兽人。而且好巧不巧,Shelly不知为什么,从小就看自己不顺眼,只要看见自己,就非得把自己揍得鼻青脸肿才肯罢休。所以,Stan一直采取惹不起躲得起的政策。

    把书包扔在地板上,Stan一头倒在床上。从枕头下摸出耳机,他决定把楼下的争吵声置之于耳外。他把音量开到最大,尽量避免听到音乐之外让他心烦意乱的声音。

    对于他这种普通人来说,学校的生活真是糟糕透了。就算自己的中学打着欢迎所有孩子前来这里就读的口号,可是和一群超能力者混在一起实在是让人不舒服,特别是——连自己的女友都是一位超能者,没有什么比这更糟了。大多数学生都会在必修课上完之后去学习对应自己能力的课程,只有自己,没有参加社团,没有参加额外课程(事实上是没有资格),甚至连最近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几个朋友也会刻意躲开他把他抛在一边,实在是令人感到糟心。

    Stan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把耳机扔在床上。这些流行音乐只会更让他心烦意乱。他从书包里翻出两把伯莱塔92F手枪放在床上,然后打开抽屉,里面是一系列枪支保养用品,整整齐齐的码在一起。Stan坐在床边,把手枪拆卸开来,仔细的检查着。对他这种没有任何超能力者而言,学会自我保护是一件不能再重要本领。天知道这里的人有多疯狂,要是不知道学会一些自卫本领,很有可能会在这群超能者发疯的时候被波及到然后死个透。虽然他实在是挺讨厌这个地方,但他还没无聊到想死的地步。

    母亲的声音在楼下响起。Stan把东西都堆到他的枕头下,趿拉着拖鞋走到楼梯口:“妈妈,我可以就在楼上吃吗?!”他可不想看到父母在餐桌上又吵成一团的景象。

    “不行!Stan,你必须下来!这是Family Time!”Sharon不容置疑的反驳道。

    就知道会这样。Stan叹了一口气。他就不该对母亲的回答抱有过多的希望。不情愿的迈着步子,他朝餐厅缓缓的移动过去。

    “Stan,今天在学校过得还好吗?”Sharon给Stan递过一杯柠檬水,微笑着问他。

    “额……你知道的……”Stan皱了皱眉,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通心粉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和往常一样……”糟……他把这个字吞进肚子。他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

    “是吗?听上去不错。”Randy接过话头。

    “Hey!Stan在和我说话!为什么你每次都要抢我的话头?”Sharon朝Randy抱怨道。

    天啊,又来了……Stan捏住眉心,他就不该下来。他宁肯装病在楼上呆着饿一晚也不愿意看着自己敏感期的父母在餐桌上闹得鸡犬不宁。

    Stan从桌上拿了几片圆面包,混着柠檬水迅速吞了下去填饱了肚子,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乌烟瘴气的餐厅。

    作业早就写完了,现在有点无聊。Stan看了一眼通向地下室的门,决定去找点工具和材料上来。也许忙着组装些东西会使他短暂的快乐一阵子。

    地下室有些潮,看上去父亲已经很久没有打扫和让这里通通风了。Stan在一堆工具里翻找着,希望找到顺手的工具。可能是因为最近Randy都没怎么捣鼓他的发明,这里积了薄薄的一层灰尘。扬起的粉尘糊了Stan一脸,他别过头咳嗽了几声。

    “God damn it!”Stan捂住口鼻看着那对工具抱怨道。他转过身,准备去拿些清洁工具把这里好好打扫一番。走了几步,脚好像踢倒了什么。一声沉闷的响声传入他的耳朵。

    Stan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脚下。是一幅油画,边框已经坏掉了,画布也泛着黄,看样子是有些年头了。还是把它扶好吧。Stan这么想着蹲了下来。手扶到墙的一瞬间,他险些跌倒在地,幸好及时扶住了某样东西。

    墙上破了一个洞,里面还有些名堂。这是Stan在那一瞬间所想到的。

   他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摁亮了屏幕,朝墙那面照去,如他所想,墙上确实是有一个大洞,里面还放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木盒子。看来那副不怎么样的油画靠在墙上就是为了掩饰这个洞的存在。

    好像在这一瞬间,找些东西来打发时间那个念头不那么重要了,这个破旧的橡木盒子勾起了他所有的好奇心。Stan小心翼翼的把木盒子从洞里面取出来,用袖子掸了掸上面的灰尘。锁扣已经锈掉了,轻轻地一掰就碎掉了,这使得他轻而易举的就可以一窥盒子里的玄机。

    令他失望的是,里面只是一个不能在普通的项链,而且,一点也不漂亮,一,点,也,不。Stan看着上面的复古十足的花纹和严重的磨损,不禁开始思考这回是从他家哪一代传下来的东西。挂饰的背面似乎还刻有一些字体。字体模糊不清还有些歪歪扭扭,Stan眯起眼辨认着上面的字。可惜灯光实在太过昏暗,他一点也辨识不清。抓了抓头,他把链子揣进兜里,将一切复原成之前的样子。他决定把这个带到自己的房间里去好好研究一番。

    躲避过父母的身影,Stan装作镇定的朝楼上走去。一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打量起那条项链。他拉开书桌抽屉,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炭笔,将挂饰后面的文字拓了下来。很遗憾,这个像是另外一种语言,任凭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些字体能组成什么句子。

    最后他放弃了纠结于这些文字。他知道,家里面有一个人兴许帮得上他的忙。Stan把链子重新放进兜里,他决定去找找他的爷爷,说不定他会有办法。虽然有时候他爷爷可能会再次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递给自己然后让自己帮忙杀了他。

   “额……爷爷?你在吗?”Stan将房门推开一条缝,把头探进去。里面黑乎乎的一团,只有电视屏幕发出的一点点亮光。

     “Billy,是你吗?”房间里传出老人特有的沙哑的声音。

     天哪……Stan扶住额,他爷爷老是会把自己叫成Billy,无论纠正他多少次,他就是改不过来。久而久之,他也就放弃了。

    “是我,爷爷。你能帮我一个忙吗?”他推开门走了进去。自己的爷爷正坐在轮椅上看着老年人喜爱的电视节目,尽管那些节目很无趣。

    Marvin接过Stan递给他的项链眯着眼瞅了一会儿,紧接着皱皱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哦,不愧是我的孙子Billy,你一点也不像你的那个混蛋老爸,终于有人来继续这件事了!来吧,过来,让我告诉你怎么做。”

    似乎有一种事情脱离了轨道的感觉。Stan感觉很不好,但是好奇心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智,他决定按自己爷爷说的去做。

——————————

    “Randy,我刚才看见Stan去爸爸那儿了。从刚才他出地下室看来就不太对劲。”Sharon决定先把和丈夫冷战的事搁一下,比起离婚她更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出什么事。尤其是在这个名叫叛逆期的时期。

    Randy显然也想到这件事:“等一等,我去趟地下室。”他起身离开沙发快速向地下室跑去,没过一会儿便回来了。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把气喘匀了才对Sharon解释道:“应该没什么问题。我想他没碰到那个东西,大概只是拿了一点工具上去,你知道,他挺喜欢机械之类的。”

    “也许是吧。”Sharon松了一口气。之后两个人看了眼对方,气氛莫名的有些尴尬。“我想……我们是不是该继续刚才的冷战?”Randy建议到。“我想应该是的。”Sharon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随后,两人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快速的别过脸去,继续刚才的事。

——————————

    Stan看了看房子周围,一切正常,并没有发生像他爷爷所说的那样——会有奇异的事情立马出现。他面露尴尬的神色,似乎是在斟酌着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迟疑的向Marvin提出疑问:“爷爷,你确定你没糊涂?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

    “哦……奇怪了,难道真的是我糊涂了?”Marvin一脸困惑。这没道理,这种事儿他应该不会记错。

   “爷爷,我想大概是我拿错东西了。你先休息吧。”Stan收回了那条链子,退出房间把门掩好。

    什么事都没发生。看来是自己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他把项链锁进抽屉里,拿好睡衣,准备去睡觉。刚才实在是浪费了他太多的时间,他还得准备早一点睡,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去学校上课,他可不想为这种神经过敏的事熬到半夜才睡第二天还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课。

    半夜三更,Stan觉得温度热得让他睡不着。大概是空调的温度太高了。他揉揉眼,把被子掀开准备去调一调房间温度。

    等等,那是什么!为什么自己床上还有一个人?!!

    “What the hell?!!”

    Randy和Sharon从床上弹起,他们听到自己儿子的卧室发出了一声惨叫。披上外套,两人匆忙赶向自己儿子的卧室。

    “Stan?!”Sharon看清房间的状况时忍不住惊叫了一声。谁来告诉她自己儿子保持着一脸“WTF”的表情看着床上,床上还躺着另外一个红色头发的男孩是怎么回事?!

    Randy清了清嗓子,打破了房间里略显尴尬的沉默:“额……Stan,放轻松,你知道,我们对于同性恋很宽容,所以……”

    “什么?!爸爸,你在说些什么?!”Stan朝Randy吃惊的吼道,“我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大半夜的我的床上会躺着另外一个人!!”很显然,他对父亲误解很恼怒。

    “Stan,我知道你有些时候会和Craig把我的酒偷偷拿出去喝,”Randy有些为难的开口,他并不想戳穿自己儿子有时的小秘密,“但是,我想……你知道的,醉酒以后很容易,……额……你知道的,就是那么回事,而且你醒来后会不记得……对……就是那样……”他尽量挑着措辞,好让自己的儿子看上去不会那么的尴尬和愤怒,好吧,可能多数是愤怒。

    Stan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他扭过头看向父亲,一字一句的说:“我,今,天,没,喝,酒。”然后转过身使劲晃动着罪魁祸首试图把他摇醒。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是红发男孩被Stan摇醒后说的第一句话。显然,他也很震惊。

    “你现在在我家,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Stan皱着眉看着他。

    “我怎么知道?!我之前还在我房间睡觉好吗?!”红发男孩的火气不比他少,直接将话顶了回去。随后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他朝周围看了看,迟疑的看着Stan:“你,是人类?”

    “不然呢?”

    “Holy Crap……”红发男孩听到答案后,发出一声绝望一般的叹息,他抱着头看上去很是不悦。长叹了一口气,男孩才抬起头,从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你好,我是Kyle Broflovski,你的式神。”

     “什么?!式神?!这是什么东西?!”Stan尖叫了一声,“Hey dude,这不是在玩游戏好吗?”他遥记小时候自己和朋友也时常玩角色扮演之类的游戏,虽然那看上去很宅,但不得不承认,确实很好玩。

    Kyle闻言翻了一个一个白眼,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我没开玩笑好吗?所以你这是算个门外汉吗?”之后他拍了拍的头低声咒骂道:“为什么会这么倒霉,我一点也不想来。天啊,为什么轮到我就是和一个什么也不会的白痴搭档?”

   看着Stan已经游离在情绪失控的边缘上,Randy急忙向自家儿子解释道:“哦,Stan,有些事我和你妈妈一直没对你说。其实你……额,是个异能者。本来我们不打算告诉你的,但是你好像,额,擅自把你的式神召唤出来了……”

    “异能者?!”Stan终于爆发了,他跳了起来,站在床上朝着自己的父母大叫:“什么叫不打算告诉我?”

    “Stan,我们是为了你好。你要知道,这会让你陷入危险之中,我们不想这样。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可以明天晚上在讨论这件事吗?你明天还要上学。我想,你可以先试着和额……k……Ky……”

    “Kyle!”红发男孩不满的看向Randy补充道。

  “额,对,Kyle。我想你们可以先试着和平相处,我们会帮你们保密的。”Randy看上去因为忘记了Kyle的名字而略显尴尬,语气也显得不是不那么自然。

    “好的,宝贝。晚安。”Sharon接过Randy的话头,不等Stan回答便向他道过晚安,之后快速拉上了卧室门。

    Stan叹了一口气,看来今晚是别想让爸妈解释了,继而他转头看向正抱膝坐在床沿的Kyle,深吸了一口气,Stan把语气尽量放平缓些:“好吧,Kyle。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

   Sharon很高兴在今天早上自己儿子又恢复平常的样子。除了……身后跟着的小尾巴——Kyle。她没有办法适应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但是好像看上去两人相处的好像还不错?

  经过昨晚的谈话,Stan发现Kyle和自己和自己很谈得来。比起两个人作为搭档,他更愿意和Kyle做朋友。两人也在昨晚的交谈后达成了一致的看法——暂时搭档,而且两人身份对外保密。而Stan也发现,这个叫Kyle的式神在打破了戒心以后其实是个很粘人的家伙。比如现在,他根本没法甩掉他的小尾巴。虽然Kyle声称这是为了确保Stan的安全,而且保证Stan不会被卷入危险也是他的职责。好吧,随便他,起码自己现在有个很谈得来的朋友,这一点让他的生活看上去显得不至于那么糟糕

   “Stan?”Randy拍了拍他的背,“我想Kyle可能得和你一起上学,你知道,要是人们看见我们家有一个不上学的孩子,嗯,这会很奇怪,你知道的。所以一会儿我会去帮Kyle在学校注册一下。”

   Stan耸耸肩,表示无所谓。或许对他来说和Kyle一起上学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对于Kyle来说这有点棘手,他才刚来到这里,对于这个世界的规则他还不是很熟悉,可能有时会需要Stan的一点点帮助来让他适应。

    “Kyle,学校见。我会帮你的。”Stan拍拍自己刚结交的新朋友的肩,提上书包出了门。他竭力忍住不笑出声,Kyle那副郁闷的神色实在是让他不禁感到有些幸灾乐祸。

   出发的时间有点早,Stan不想吹着冷风在巴士站像个傻瓜一样等着校园巴士到来,他决定步行去学校。路上接到了Craig的短信,说今天他们不来学校,让Stan记得到时候让他抄抄笔记。God damn it!Stan暗骂了一声,这已经是Craig这个月第10次旷课了。他觉得现在只要自己向老师们一提起Cartman他们老师们就明白他一准是来请假的。这一点也不好。他都快成教师办公室的常客了。

    “Stan?”Wendy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他回过头,微笑着向自己的女友打着招呼:“Wendy,昨天你和Bebe还玩的愉快吗?”他停下步子,等着Wendy。

   “很不错。”Wendy微笑着,她小跑着过来,和Stan并肩走着,“我很抱歉昨天没和你去看电影。”

    “没关系。”Stan看上去不介意。Wendy已经爽了他很多次约了,他知道,对于女孩,商场打折的魅力永远比他们的男友大得多。全年级的男孩都在嘲笑他居然在和Wendy这个婊 子在一起谈恋爱。不过,他并不在意,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

   从柜子里拿出需要的东西,Stan进了教室。班里依旧吵吵闹闹。Wendy也在跨进教室的瞬间和他分开,跑到她好朋友Bebe那里开始讨论起昨晚的电视剧。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Stan转着铅笔,铅笔在手指上灵活的翻转着。

  当然,所谓的一切正常在Mr Garrison领来一个叫Kyle Broflovski的男生后就不存在了。

   “好的。你叫Kyle Broflovski,你父亲和Stan的父亲是好友。嗯,你父亲把你托给Mr Marsh照顾一段时间,你要转到这里来读书。好吧,说说你的爱好。”Garrison一如既往的用着极不负责的态度介绍着新来的的孩子。

   “嗯……我喜欢看书和下棋?”Kyle略微思考了一下,用着疑问的语气回答道。看书和下棋应该是普遍的事,应该是不会出差错的。但是不知为何,他自认为保险的答案在这里却引起了班上学生一阵笑声。

   “Hey,那个孩子看上去一地那也不酷。”clyde抹了一把笑出来的眼泪,用胳膊肘捅了捅邻座的Stan,“那是你的朋友?”

    Stan没有回答,他看出来现在站在讲台上的Kyle有点点窘迫。或许他应该在早上走的时候教教Kyle应该怎么做一个自我介绍?

   “好了,不许嘲笑新来的同学,你们知道作为一个插班生是不容易的。”尽管Mr Garrison表现的非常公正,但Kyle还是看出来了他在极力忍住笑声,他似乎可以听见“嗤嗤”的笑声从他嘴巴里漏了出来。

   人类确实是一种不太友好的生物,好吧,除了Stan。Kyle这么想着。

  “Kyle,我想你可以坐到Stan旁边的空位去。”Garrison环视了教室一周,最终将Kyle的位置定了下来。

Stan能够明显感受到坐在自己一旁的Kyle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明显的怨气。 “Okay,Kyle,别生气了。你要知道,他就是那种人。我们都很讨厌他。”他稍稍侧过一点头对Kyle低声解释道。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Kyle很明显不吃他那一套,直接扭过头回送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好吧,或许他就不该对Kyle的脾气抱有什么希望。

  说实话,整整大半天都和一个怒气冲冲的人坐在一起的感觉真不好。Stan实在是太感谢午休时间了,他得把Kyle叫到顶楼去和他谈谈顺便告诉他一些和这群学生打交道的办法。

  “Kyle,额,我想你可不可以稍稍有时和我保持一段距离?我们两个这么形影不离的样子看上去,真的很gay。”Stan决定先把常识教学这个问题搁一搁,Kyle这么一路跟着他让他们受了不少注目礼,连自己的女友Wendy也会问起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Stan……”Kyle欲言又止,他知道Stan说得对,但却不知如何反驳。

  “没关系的。学校里出不了事儿,别忘了之前我是怎么活下来的,你知道的,这个镇子里都是群疯子。”Stan明白Kyle基于他的责任心,害怕自己被卷入纷争或惹上麻烦没法脱身,于是只有掀起自己的外套,露出藏在身上的两把手枪来告诉Kyle他有能力自保。

   Kyle看上去情绪有点低落,他扭过头,用着心不在焉的语气回应着:“好吧。我明白了。下午放学后再一起回去吧?”

   “没问题。”

  “那我先去图书馆了。”Kyle挥挥手,往楼梯口走去。Stan觉得有些对不住他,毕竟对于Kyle来说,在这里可能只能依靠他一个人而自己却叫他走开些,难免会让Kyle难过。

  就像Kyle说的一样,一下午他都刻意的和Stan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种感觉虽然让Stan觉得心里硌得慌,但也总好过被那些奇怪的目光紧盯着不放好像可以在自己的背上盯个洞出来出来似的。

   “Stan,今天下午女子足球队有场比赛,你可以来吗?”Wendy是学生会会长,最近她为了这场比赛很费了一番功夫。

   Stan停止了收拾柜子,他明白,无论他觉得那会有多无聊,他一定得去。因为Wendy是他的女朋友。“好的,Wendy,我过一会儿就去。”他朝Wendy微笑道。

  “太谢谢你了,Stan。”Wendy踮起脚轻而快速的在他的唇边吻了一下。Stan的脸红了起来,他感觉胃里正在翻江倒海好像要吐出来一样,不过还好,他及时忍住了吐Wendy一身的冲动。

  “Stan?”Kyle的声音传来。他的声音很好辨认,虽然说是男音但却比他们男生的音调高了些。Stan回过头,看见Kyle抱着活页本面露难堪。Wendy看见Kyle迟疑了一下:“我们一会儿有一场女子球赛,你要来吗,Kyle?”

  Kyle思考了几秒,随即露出温和地笑容:“谢谢你的好意Wendy,可是我对那个不感兴趣。”

   “没关系。”Wendy觉得Stan的这位朋友并不像别人说的那么糟糕。她觉得Kyle很好相处,是的,比起那些一天到晚都在嘲笑女孩的男孩子们强。同样的,她回应了Kyle一个友好的笑容。

   Kyle转头看向Stan,看上去有点窘迫,他似乎在挑着措辞,过了一会儿才抓了抓他那头蓬松的红色卷发,语气有些为难:“Stan,要不然我先回去?”

   “没关系,我想你可以留下等等我,我一会儿去图书馆找你。”Stan知道Kyle还在介意中午的谈话,他不想让Kyle误认为自己觉得他是个烦人鬼。

    “好吧……那么,额……Stan,我希望你可以注意一下安全。我觉得,这里……很乱……”Kyle吞吞吐吐的,他不想告诉Stan他不好的预感,而且这个学校里看上去没有别的异能者,如果他把原因讲出来,或许会让别人觉得他很傻。

   Stan点点头表示明白了,便跟着Wendy一起走了。Kyle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悬着的那颗心始终没放下来。他感知的到,Wendy是个超能者。和她在一起Stan的安全的确会有所保障,但是他并不能确定那个女孩能不能应付得了Stan所要面临的麻烦。揉了揉太阳穴,kyle决定删除掉去图书馆的计划。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天台上的风刮得让人脸疼,Kyle揉了揉冻红的鼻尖,继续监视着球场。这里容不得半点闪失,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让自己的人生沾上一个污点。要知道,在他们那儿,他一直都是优等生,从没出过一点差错。

   暂时还没有发生任何事,比赛也快到尾声了。Kyle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希望是自己的预感出了错。

  Stan坐在观众席上,他手上握有一杯热咖啡,这该死的气温让他分外想念室内的暖气。他转头看向大屏幕的计时器,很好,就快结束了,自己学校的分数遥遥领先,看上去是个不错的情况。

  但是下一分钟,他决定收回自己刚才的话。有什么人可以给他解释一下这突如其来的暴动是怎么回事吗?

  “Stan!快跑!”Wendy的惊叫声在身边响起,还没等他回头看,两个人就被冲散在人群之中。Stan把手挪到腰间,那里别着他的枪套,他必须做好准备随时开枪,以免自己被误伤或者不明不白的就在这场暴动中死掉。

  他有些担心Kyle。他知道Kyle是式神,虽然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但应该是能力高于他之上吧。但是学校的图书馆隔音效果是在太他 妈好了,Kyle很有可能并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犹豫再三,他还是决定调回头去把Kyle捞出来。

  “Wendy!Stan在干什么!”Bebe惊叫着指向一个方向:“他疯了吗?!”

  Wendy顺着方向看去,吸了一口凉气,Stan正朝着麻烦中心而去。“Stan!”她惊叫着,但声音被人群发出的惊呼声所淹没。她绝望地看着Stan朝那里跑去,她知道自己的男友和自己不一样,只是个普通人,虽然平时是很厉害,但这次的对手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Stan这样简直是在送死!

  WTF!Stan在看清面前的东西时,大脑里第一反应就是这三个字。

 这又不是万圣节,老兄,你干嘛把自己打扮成木乃伊?!Stan在心里狠狠的吐槽。这家伙从一打看见自己就朝这儿来了,很明显,这位仁兄就是冲着他来的。他可不记得自己惹了什么麻烦。本能告诉他,他如果和这个人正面交锋自己跟本就没有胜算。所以,目前只需要躲开攻击把Kyle从图书馆捞出来就好。当然,还要保证自己不会死。

  他把手伸向枪套,没办法了,虽然他不喜欢手上留有硝烟的味道,但这可是决定他能不能活下来的唯一选择。

  “什——?!”Stan看向自己的手。就在一眨眼间,那家伙身上的绷带朝自己冲了过来。现在自己的手被牢牢缠住,动弹不得。好了,现在难逃一劫了。Stan有些自嘲般抽了抽嘴角。

   远处的Wendy捂上眼睛,她不敢看到这一幕。

  Stan现在有点后悔,要是早一点知道这家伙是冲自己来的,他才不会犯傻折回来。现在他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得在极短的时间里找到突破口,这才能够让他存活下来。

  就在那么一瞬间,Stan感到手上一松。低头一看,绷带已经被割断。自己面前正挡着一个人影。红色的头发很好辨认。

  “Kyle?!”Stan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好。应该是“还好你没事”还是“谢天谢地你来了”?无论怎么说,好像都挺傻的。他决定就这样保持沉默。

  “Stan,别动。这个家伙会要了你的命。”Kyle没回过头像之前那样温和的和他讲话,听上去Kyle有些紧张。

   Kyle从短靴里快速抽出两把匕首,朝着对面冲了过去。速度快到连Stan的肉眼都难以捕捉清楚。Stan一向对于自己的动态视力是很自信的,可是Kyle的速度快到让他不禁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这项能力。

  “那个孩子看上去挺酷的不是吗?”Clyde觉得自己早上的那番话存在误区。他睁大了眼,自言自语道。

   Kyle的敏捷度简直难以想象,Stan看着他灵活的躲避着的身影感叹着。也许自己刚才担心Kyle简直是蠢透了,凭借Kyle的本事,或许还真是该是Kyle把自己捞出来才对。

   “好了,兄弟,滚回去。”Kyle用极短的时间锁住了对方的行动,他把其中一把匕首抵在对方的颈动脉处,冷声警告着。

  对方没有任何回答,Kyle看上去颇有些不耐烦,半眯着他那好看的绿眸子,Kyle再次警告道:“滚回去,听到了吗?”

  Stan缩了缩脖子,他觉得他好像不认识Kyle了。Kyle的眼睛里没有一点温度,冷的像小镇冬天湖面上的冰一样。这种变化让他感到不舒服。

  木乃伊(Stan打算暂且这么称呼他)从喉咙里发出“咕咕”的怪声,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嗓子眼。Stan看见Kyle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稍稍挪开了些距离,他绷紧了身子,摆出一副警戒的姿态。

   随着Kyle的手腕轻微的转动,Stan看见那把短小的匕首插进了那个家伙的喉咙。还没等他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Kyle便风一般的跑了过来,抓起他的手往校门冲去:“Stan!快点跑!”

   这他 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Stan被Kyle拖着跑离了学校,看着身后喉咙上被扎了一刀依旧紧追不舍的怪物,他在心里咆哮着。


PS:这次赶在回美帝之前赶制了一发出来,说道赶,质量这种问题嘛……大家都知道对吧ORZ……这次Kyle有点攻啊(捧🍵望天……)没关系,Stan是新人嘛,嗯,新人,以后攻起来好了……文笔不是很熟练,大家将就看看就好m(- -)m以后会好好写的,把故事人物形象丰满起来TAT,这次估计写的不好,我会自觉滚去捅肾谢罪的TAT……(再废话一下下,这个是看噬魂师开出来脑洞……)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