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努力成为宇宙第一妖狐厨(❁´◡`❁)*✲゚*
不写完阿灭的一百万种死法不改名
已和妖狐扯证,勿扰
认真吸狐中
每天都不认真填坑认真画画的咸鱼

Born of Fire

Cp:style, crenny, cartters

等级:N17


Chapter01

12月的纽约,气温冻得刺骨。大多数人选择窝在家里吹着暖气而不是大晚上的跑到外面去吹冷风。

曼哈顿的某个小巷里,阴暗的墙角边似乎有人影闪动。汽车远光灯刺眼的光芒从巷子的一头照了进来。角落里戴着军绿色防寒帽的人从嘴里滑出一段抱怨的句子,然后向汽车跑去。

“你这是要冷死我吗?!居然让我在外面白等了1个多小时,我都快成冻肉了!”车门被猛地拉开,一个体型消瘦皮肤过于白皙的男人钻了进来。不等他关上车门,一串责备的语句就冒了出来,混合着从外面灌进的冷风,一片白雾紧随着话语出现。

“抱歉抱歉。刚才处理了点事。”驾驶座那边传来赔罪的话,但仍掩饰不住里面的笑意。相比前者有些尖锐的声线,后者声音更低沉。

男子瞥了那人一眼,摘下帽子,露出一头蓬松的红色卷发。“Stan,要是下次你还这样,我绝对会把你那把钥匙从公寓扔下去然后换锁!!”男子的语气有些恼怒,眉眼里是掩藏不住的怒火,看上去那双漂亮的绿眸子真的可以在下一秒喷出火来一样。不过Stan大可不必担心下一秒就会挨揍,因为此时男子正在仔细的用皮筋束起略微有点长的红色卷发,在脑后扎了个小发束。虽说看上去也不比不扎好的了多少。

“Dude,饶了我吧!”Stan把方向盘猛地一转,快速驶离了这条阴冷黑暗的小巷。说老实话,把自己的兄弟扔在这个又脏又黑又冷的巷子里还因为迟到被迫让对方呆在这里吹了快1个小时的冷风,他也挺过意不去的。

“我们去red robin吧。你今天也是一样没吃饭,对吗,Kyle?”他看着汽车上的GPS地图,提着建议。

Kyle向椅子里滑了几分,整个人缩在里面。他扭过头看着窗外的街景,好看的眉毛皱到了一起,脸上满是嫌弃的神色:“我不去。”末了,顿了顿,瞥了一眼Stan,补充道:“你要是真想道歉,我不妨碍你回家帮我做个三明治。”

“Well,那就这样。”Stan的神色好了些,这总比什么都不吃强。虽然说他不太想让Kyle在冻过以后还继续吃些冷冰冰的食物。

车里一时间陷入沉默之中。Kyle窝在座位里,心不在焉的划拉着手机屏幕,也不知道里面的信息他到底看清楚了没。Stan也闭口不言,看着前方专心的驾着车。天杀的,他多希望这个时候他们的死党Kenny也坐在车上,起码听那家伙讲不合时宜的荤段子也比现在尴尬的沉默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说实话,高中毕业以后他就很少和Kyle见过面了。虽然两人之间依旧是保持着联系,但是选择的道路已经不同了。因为某些原因,自己并没有去大学,而是选择了如今的行业——职业杀手。而Kyle则去了纽约大学。

本以为两个人的道路就此错开。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在某一次的酒吧里,听起同行说起道上一个很不错的情报师建议他去试试。Stan没有放在心上,三年来,他从一个青涩的新手(想想小时候他连开枪都很难做到)蜕变为一个熟练地杀手,这期间的过程告诉他,情报师也未免可靠,到底还不如靠自己。所以他也没怎么想起要去联系联系这个人,直到有一次的任务太过于复杂才使得他不得不选择了这条选择。见了面才发现对方竟然是自己的儿时好友——Kyle。

当自己问起Kyle怎么做起了这行的时候,Kyle的回答很简单,来钱快工作也自由,比正当工作划得来。末了还向他补充道,“Stan,别质疑这个答案。要是我问你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个的话,你会怎么回答?”

      这句话生生让自己的质疑被迫吞回肚子。

当问起现状时,Stan很直接的告诉Kyle自己和Wendy分手了,因为自己职业的原因,他不想给对方带来太大的危险。Kyle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提议干脆两个人长期合作算了。Stan想了想,有何不可,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回想着以前的事,两个人很快就回到了公寓。是个不起眼的外表破破烂烂的公寓。

因为一些原因,他现在住在Kyle这里。当然,照Kyle的原话是,“Stan,你生活习惯简直成问题。你得住过来,小心你哪天抽烟喝酒就去见上帝了。”当然,Kyle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常常不吃饭,老天,他可是有糖尿病的,好吧,虽然他还有着轻微的厌食症。Stan默默吐着槽,踏着咯吱咯吱响的铁板往楼上走去。

“要是想抽烟现在就抽,别再屋子里抽。”走在前面的Kyle突然回过头。

Stan耸耸肩,Kyle简直把他的习惯摸透了。每次完成任务后他都喜欢来以一根。虽然Kyle把屋子里的烟雾警报器的电池拿掉了,而且工作时没事儿也喜欢抽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Kyle绝对不许他在屋子里抽自己喜欢的烟,说是烟草味太浓。好吧,好吧,算是这家伙的某种洁癖吧,虽然说看上去并不太像洁癖这档子事。

默默点了根烟,Stan靠在栏杆上有一搭没一搭吸着烟。虽然这个锈掉的围栏有一种让他感觉随时会掉下去的冲动,但并不妨碍他喜欢这么做。

Kyle看着他,烟瘾也慢慢爬了上来。戳了戳Stan的肩,Kyle指着燃烧的香烟:“Hey,dude,给我抽一口。”

Stan摸出烟盒,打算重新给Kyle点一根。

“不用了,就吸一口。我就解解瘾,今天抽的烟够多了。”Kyle从他手里抽出烟,吸了一口又还了回去。

不得不说,Kyle在自制力这方面现在比他强多了。

看着Kyle的鼻尖冻得通红,Stan有些过意不去。把烟头在围栏上捻了捻,扔了下去,“进去吧。”他提议。

Kyle转身往里走去,还不忘向后伸了伸手:“给我钥匙。我今天没带。”

这家伙绝对带了,只是懒得取。Stan腹诽着,把钥匙取出来拿给了Kyle。

家里一如既往的乱,四处都是散落的外卖盒子和啤酒罐,就连烟灰缸里都堆满了吸烟剩下的烟头。看上去真的很像——额——男孩子的房间。当然,除了一块地是干净的,那就是Kyle平时工作时用的办工桌。那一块收拾的非常干净,依照Kyle的理由来说,家里脏点不算什么,要是工作台不干净就会影响他的效率。

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鬼理由,但是Stan每次回来都会打扫一下。虽说不上有多整洁,但至少还是看得下去。反正这里的房租Kyle也没让自己分担,所以打扫卫生也就当是偿还债务了。

Stan把垃圾装好扔到楼下,在楼下的便利店里买了点东西,晃晃悠悠的上来了。

冰箱里食物还很充足,但是基本都没怎么动过。Stan把面包放进烤面包机,皱着眉头看着歪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Kyle。

“Kyle,你的垃圾食品吃得太多了。”Stan从厨房里走出来,抢过Kyle手里的那袋薯片,强行塞进一袋baby carrot,“你老是吃外卖,家里又不是没有吃的。”

Kyle懒洋洋看了眼Stan,冲他翻了个白眼:“别这么说伙计,你不知道你的话有那么一点像我妈?再说了,我也不太喜欢吃东西。”

Stan叹了一口气,决定不去和他争论些什么。Kyle确实一直吃的都不多,所以也难免看上去太过于消瘦。Kyle的轻微厌食症是从高考前一年开始的。开始他还想过办法往自己的犹太朋友嘴里多塞点吃的(有时他真的觉得只要风再大一点,自己的朋友一定会被吹跑),但只过了一个月他就放弃了。他真的拿一个厌食症患者没办法。

老老实实做好三明治,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酒,端着三明治和酒,他走到客厅去。把三明治递给Kyle,他坐在一旁喝着酒看着电视。

看着Kyle只吃了一半就把盘子放下,Stan十分庆幸他在做三明治时很明智的塞了点高热量的食材进去。

“Stan,你听说Kenny最近有什么事么?”

“有啊,Craig说那家伙最近不太想当雇佣兵了,说太坑。”Stan有一搭没一搭的调着电视频道,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

Kyle眨了眨眼,看着他,好像想说什么。

公寓的门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说老实话,Kyle真害怕敲门的人把自己家那脆弱的小门板给敲碎。本来这门就不怎么结实,千万别给砸坏了。他对于维修费可是很心疼的。

Kyle懒洋洋用手指戳了戳Stan,让他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Kenny。这家伙和以前一样,还是穿着鲜亮的橘色外套,用兜帽遮着脸。

“Kyle!你说服Stan参加了吗?”Kenny一进来连招呼都没向他打,直接对着里面的Kyle高声询问道。

“参加什么?”Stan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Kyle看着Stan,恨恨看了眼Kenny,咬着牙道:“没有。我才要讲。”继而转向Stan解释道:“Stan,Cartman那边的情况你知道吧。你去出任务时我们三个聚了一聚。Cartman提议合作,我和Kenny私下计算了一下再加上Cartman提出的条件,我觉得这绝对比我们单干划得来。”

“我拒绝。”Stan果断地拒绝了Kyle的提议。Cartman的话能信几分?更何况这家伙现在是道上有名的欺诈师,他提出的条件更为不可信。

Kyle显然对于他这种不配合是预先想好了计策的。他一脸无所谓的对Stan道:“Stan,这个月咱们没赚几个钱,你要是不接这个活,下个月我们只能睡大马路去。”

这个威胁很有效。Stan揉了揉眉心:“好吧,我接,仅此一次。’’说完打开门往外走去:“我去抽支烟。”

目送着Stan离开,Kenny和Kyle相视了一眼,之后两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

“Kyle,真有你的,居然把他说动了。”Kenny从冰箱里取出听啤酒,摇了摇,“要一份吗?”

Kyle只是笑笑没说话。说家里没钱Stan是绝对不会信的,这一行干一票挣得够多了,说财政赤字只是个表面借口。Stan明白,自己是一定会干这笔单子的,拦是未必拦得住的。所以干脆就像以前一样,和他一起干。

当然,这些秘密他是绝不会说出口的。他还不想被Kenny歪脑筋想出的坏点子嘲笑。

Stan站在楼梯上,曼哈顿冬日的冷风吹得脑袋生疼,不过也托了冷风的福,他的思维变得格外清晰。

他很清楚,Cartman那笔单子带来的收入是非常可观的,但相对的,他们所要承担风险也会随之增长。不仅要考虑到对方所带来的威胁,还要提防着Cartman。到时候这个狡猾的家伙说不定会倒打一耙。

但是Kyle却愿意冒着这个风险去合作。Kyle的小心谨慎从小就没变过,他考虑到Kyle必定也会想到。如果Kyle连这些危险因素都不在乎,可见其中的利益对于他来说是个不小的诱惑,值得让他这么冒一次险。

或许可以拉拢Kenny,起码在Cartman倒戈的时候他们可以尽量避免损失。Stan狠狠吸了口烟。

风大了起来,夹杂着雪花飘在他脸上。Stan扔下烟头,碾碎,进了走廊。

打开房门,Kenny和Kyle正在客厅里看着并不怎么样的球赛,桌上东倒西歪的空酒瓶让他感到头疼。

“dude。”他取下Kyle手中的啤酒,换上一杯温牛奶:“我们多久去和Cartman会面。”

“明天?”Kyle看上去有些醉了。

“就这么定了。”Stan果断拿起遥控器关上电视,“Kyle,你最好早点去睡觉和准备明天的会面,趁我的注意还没改变。”

“成交。”Kyle窜到电脑面前,快速将一份邮件发出。

果然是早就预谋好了的,看来这次的生意可不简单。Stan微眯着眼,在心中这样断言道。



PS: 于是,,,重回暑假生活的我又开了个坑orz,,,非常喜欢阴谋论和解谜什么的感觉,而且觉得四贱客也很有这个feel,就写了,,,大概是关于Cartman引来的巨大阴谋中逃生和博弈的情节吧,,,人物的情况会在几章内全部交代清楚。至于之前的个坑,还是会矜矜业业的把它给填上~语死早,请见谅(哭着跑开,,,)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