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努力成为宇宙第一妖狐厨(❁´◡`❁)*✲゚*
不写完阿灭的一百万种死法不改名
已和妖狐扯证,勿扰
认真吸狐中
每天都不认真填坑认真画画的咸鱼

Hi,nice to meet you

cp向:style


(一)

Stan最近很喜欢呆在学校图书馆和附近的一家咖啡店。

Craig认为这一切很反常,是的,非常的不符合Stan以前的生活习惯。

“Stan,你最近不太对劲。“Craig投下几枚硬币,从自动贩卖买机里取出两听可乐,随手扔给Stan一份。

Stan懒懒散散的靠在机器上,漫不经心的拉开拉环:“有这么明显吗?”随着话音刚落,易拉罐发出了“噗嗤”的响声,气泡漫了上来。他就料到会这个样子,不在意的甩了甩手上的糖水,他一口喝下一大半可乐,二氧化碳在胃里翻腾的感觉可不怎么好,他皱了皱眉头。

Craig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不禁为Stan的迟钝而扶额:“太明显了好吗?” 看着Stan一脸将信将疑的神情,他恨不得把那些反常行为一一道来:“你难道没发觉你每周在球队练习的次数在下降,去咱们社团的时间也减少了不少?我看你最近巴不得把时间都耗在图书室和咖啡厅,你这是怎么了?打算转型了?”

“大概。”Stan无所谓般的耸耸肩,回答道。他背上自己的包,带好帽子,推开玻璃门,看上去是准备离开回公寓了。朝Craig挥挥手,他嘱咐道:“周末我就不去社团活动了。”

Craig实在是不想吐槽他最近缺席的次数了,但还是忍不住一语道破真相:“你该不会又打算呆在那个咖啡厅里过一个周末吧?”

“对啊。”Stan的回答有些敷衍,但像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他又向Craig保证道:“这次就算例外吧。我保证下一次一定到场。”

看着Stan踩着滑板飞快离去的背影,Craig觉得Stan一定有情况,而且自己非常有必要一探究竟。


(二)

“一杯拿铁,谢谢。”

“好的,马上来。”头发有些凌乱的男孩匆匆在便利贴上记下内容,慌慌张张的跑去冲咖啡。

“Tweek,你比刚来时好多了呀,以前没少打碎杯子。”

“啊……”男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把泡好的咖啡递了过去,“谢谢你的夸奖啊,Kyle。对了,你的咖啡好了。”

微笑着道过谢,取过马克杯,Kyle转身去店子的那头寻找位子了。

他算得上是这家店的常客了,因此Tweek每周周末都会给他预留上一个座位以免顾客太多他找不到位子。

和以前一样,是一个靠窗的位子,对面就是花园,一旁是一个书架十分方便拿取读物。这个预留席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无懈可击的。和往常一样,他从书架上随手抽了一本书,坐下来,塞上耳机,打算就这么消磨一下午。

这家店让Kyle能时常光顾的原因很简单,这里时不时会进一些新书,读不完可以借阅,有时有些书还能买下来,为此他没少在这里淘到些好书。

不过最近他注意到店里来了一位新常客。

那个少年基本和自己在同一个时间段出现,黑色的头发,总是带着一顶红边蓝底红绒球的帽子,喜欢穿着棕色的外套。如果没记错的话,上一次那个少年来询问他怎么注册会员时,他注意到少年的眼睛是漂亮的蓝色。

这个新常客每次书友会都会来,从没落下过一场。

Kyle对他似乎是有些印象。这个人好像叫Stan,是一名地质系的学生。别问他怎么知道的,这家伙在学校里实在是太有名了。除去是学校某个乐团的主唱和吉他手,恐怕最让他出名的原因是因为他是学校橄榄球队的四分卫吧。这足以让让一群女孩一边冒着粉红色的泡泡一边尖叫了。

至于自己,Kyle承认,高中时期自己篮球还是不错的,自从上了大学以后,他对这个爱好就不怎么热衷了。大概是因为每周的Quiz,各种essay,paper和due day 把自己的活力消耗殆尽了吧。不过为此付出的代价还是挺值得,起码他一直呆在荣誉学院里。不过在以前,他也是钟爱使用各种社交平台软件的,只是后来发现网络好友就是那么一回事儿后,他便不怎么使用这类软件了。所以他也不再关心hot topic之类的话题了。

Stan在他看来简直是teenage girl标准的梦中情人,他也听说了新闻系的Wendy正在追他。不过听自己的一个朋友八卦过,Wendy和Stan原先在高中时就是一对儿,只是后来Wendy跟着一个叫Token的小子跑了,现在似乎是后悔了,想和Stan复合。

想到这里,他拍拍头,想把这些八卦拍出脑外。他可不想对一个陌生人花太多功夫还为此浪费一个下午。

把耳机音量调大,他翻开了手中的新书,在下个书友会到来之前他得赶紧把这本小说看完。


(三)

放假对于一直挣扎在各种paper和多个lab中的学生来说是一件幸福至极的事。

Craig抬眼看看正窝在沙发上抱着手提电脑发呆没精打采的室友,思考再三,决定把自己最近的发现告诉他。

“Stan,我发现你最近好像对我们学校那个法学院的小子挺感兴趣的?”Craig凑过去,不怀好意的拍拍友人的肩。

Stan一听,惊得连电脑都没合上一下跳了起来:“你说什么?!”

Craig看了眼被抛在沙发上的电脑,觉得有点心痛,好好地电脑千万别给他又摔裂屏了……不过心痛归心通,他还是老实招道:“难道不是么?你最近去的地方可是那小子常去的地方。”

“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Stan揉揉眉心,一脸头疼样。他觉得有些糟心,他不清楚什么时候自己的损友变得这么八卦了。

“这不能怪我啊。社团活动你已经很久没来了,我当然得知道你请假都去干了些什么啊。”Craig耸耸肩,一副无辜的表情。

Stan长叹一口气,整个人从沙发上滑下来好大一截。抓抓头,他只有认栽:“是是是,我就是常去那里了。”不过有一点他还是很好奇,顿了顿,他追问道:“你说他是法学院的?!”

“你居然不知道?!”Craig下巴都要惊掉了,“你跟着他快有两个月了好吧!!”

“我怎么会知道,我和他又不熟。”Stan也为此很是烦恼,按理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也应该知道一些事了,但事实确是他仍对对方所知甚少。

Craig沉默了许久,向他竖起了中指:“Stan,你真够差劲的。”

“我知道。”Stan没有反驳。这的确是事实。

听着Stan有气无力的回答,Craig觉得自己有必要帮他一把。

“你想要知道那小子的事吗?”他提出了诱人的条件。

“少来这套,Craig。”Stan非常明白他想说什么,“你养的豚鼠的饲料这个月归我买行了吧”他挥挥手,一副“废话少说”的不耐烦的样子。

“OK,OK。”Craig只有把废话咽进肚里直接开始正题,“那小子叫Kyle·Broflovski,法学院的学生,算是那个院校成绩最好的学生了。一直都在荣誉学院里,从来没被刷下来过。你别看他平时文文静静的,其实脾气挺火爆的。你还记得Cartman那混 球吗,不是传闻那家伙有几次被人揍得直叫娘么,其中里面打过他的人之一就有Kyle。这小子还真是能打啊。”

Stan听了觉得简直不可思议,“他就是那个把Cartman揍哭的人?!”老实说,他还真想不到Kyle那单薄的小身板可以把那个全校出了名的混 蛋揍得怂了好一阵子。

“可不是吗。”Craig深表同意。不过他还是继续爆料,“而且那小子虽说桃花运没多少,不过女人缘也不错。而且还挺招一些小妞的喜欢。你EX的闺蜜Bebe,据说上周还当着Clyde的面说他要是再改不了那个臭毛病,她就踹了Clyde,找Kyle去。Clyde现在算是头疼死了。”

Stan依稀记得上周闹得沸沸扬扬的这件事,不过他还是蛮好奇Bebe对Clyde哪点不满,“你说的那个’臭毛病’是什么?”他转头去问Craig。

Craig翻了个白眼,一脸不屑:“TACCO。”继而补充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把Bebe晾在一边自己跑去吃玉米卷了。Bebe那么生气也算是他自找的。

Stan对此没有什么评价,他对这个可不怎么关心。现在他唯一担心的就是Kyle战斗力太过爆表的问题。他记得上次去询问Kyle会员注册的问题时,明明Kyle看上去很温和的样子。虽然Kyle的声线听起来要比普通男孩的声线高那么点,但这并不妨碍他觉得这个声音很好听,相反的,他觉得这声音还蛮适合Kyle的。

Craig看着一旁抱着笔记本电脑发呆的Stan,突然觉得有点亏。他决定在事成之后再好好敲Stan一笔狠狠捞点好处。


(四)

Kyle发现即便是在图书馆里也是能常常遇到Stan的。更准确一点的说法是每次来都必能看见他。他不清楚这种情况是何时开始的,大概两个月前?

虽然说次次都能看见,但Stan除了书店那次就没和他说过话了,就算在图书馆里遇见,Stan也只是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从没和他说过话。

在笔记上写下最后一个标点,Kyle合上了书。和别的学生不一样,就算是在电子时代,他还是喜欢纸质书写的感觉。

打了个呵欠,他转头看了眼斜对面的人,Stan正一脸疲倦的翻着手上的教科书。这个点了,感到疲倦是很正常的事,Kyle对此表示理解。要不是为了GPA,他自己也不会选择牺牲自己的空闲时间来这里学习到这么晚。

图书馆里空空荡荡,因为既不是midterm也不是final,所以在这里overnight的人少之又少。


看了眼手表,这个点回家太晚了。Kyle打开手机,给室友Kenny发了条短信,在确认对方现在在家里后,他非常不客气的叫Kenny开车过来接他,完全无视了Kenny抱怨他的这一行为害他损失了多少泡妹子的机会。

虽然Kenny在电话里抱怨连连,但他还是很快的把车开过来了。

Kyle打开副驾驶位置的门,皱了皱眉头,“Kenny,我真该提醒你,这种东西还是不要随便放在车子上好。”他面无表情地捡起那几本花花公子杂志,扔到了后座上。

“Kyle,你有时简直比那些小妞还要敏感。”Kenny发出揶揄的笑声。Kyle对此只是翻了个白眼,并没有说什么。长叹一口气,他系上安全带。Kenny一直都这个样子,他也不期望Kenny能改掉这些毛病。

沉默了片刻,车里气氛有些尴尬,Kyle决定换个话题。

“最近工作怎么样?”

“还不错,Karen下学期的学费不用担心了。”Kenny看上去心情很好。

“Karen成绩一直都不错啊。”Kyle感叹道。他知道Kenny也是不容易,一边上着学还要一边打工挣钱给自己妹妹挣学费,所以房租他也有意无意一般少给Kenny算了些。Kenny的那对酒鬼父母是绝对指望不上的。好在Karen也是争气,她已经被一所本地大学录取,而且还可以拿全额奖学金。Karen本来可以申到更好的大学,但是她私下里把那些通知书藏了起来。她以前偷偷告诉过Kyle,因为本地大学学费要便宜些而且拿的是全额奖学金,这样一来Kenny的负担就少了很多,所以她拒掉了别的大学。

当然,这些他跟Karen保证过的,不能告诉Kenny。

虽然Kenny很高兴听到自己妹妹的好消息,不过看上去他似乎有更有趣的话题要讲。

“Kyle,你发现没,最近咱们学校那个大受欢迎的四分卫老是跟着你?”Kenny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打了个方向盘,把车停在了一家快餐店处,“不介意买点吃的吧?”他转头向Kyle询问道。

Kyle从钱夹里掏出几张纸币,递给Kenny:“帮我也买一份。”

Kenny接过钱,看上去有些惊讶:“你不是从高中后就对这些垃圾食品不怎么感冒了吗?”

“废话少说,我快饿死了,今天都没怎么吃东西。”Kyle不耐烦的说道,顺便翻了个白眼送给Kenny。

Kenny一边应承着一边接过店员递来的食物。

把Kyle那份递给他后,Kenny决定继续刚才的话题:“你知道那个四分卫吗?就我刚才说的那个。”

“你是说Stan?”Kyle头都不抬的回答道,手指飞快的在手机的虚拟键盘上敲着字。屏幕上的白光把他本就没什么血色的皮肤照的更惨白了。

一旁的Kenny飞快的瞥了一眼屏幕,又是学习小组。他撇了撇嘴,Kyle的手机上从来就没什么值得八卦的消息。当然,这并不影响他们两接下来的对话。

Kenny咬了一口洋葱圈,肯定了Kyle的疑问,“对,就是他。他跟着你快两个月了。”

“那又怎么样。”Kyle不以为然。

“要我说的话,那家伙不会真的看上你了吧?”Kenny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听到Kenny的猜测,Kyle一口可乐就喷了出来。他从纸袋里取出几张纸巾,略有些尴尬的擦着被他喷了一大口可乐的挡风玻璃。

“Kenny,你是不是太久没约过炮脑子不正常了?”Kyle简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啧啧啧,那怪你到现在都还没正经的谈过一次恋爱,EQ太低了。”Kenny一脸无可救药的表情看着他,“这家伙恨不得一天24小时围着你转,要知道,你以前去过的地方他基本都不去的,可以说你们在某些方面就像两种不同的人。再说了,他要对你没意思,现在早就和他那个EX滚床单去了。这小子以前Wendy和他分手的时候伤心的死去活来,就跟世界末日来了一样。现在Wendy想和他复合了,他居然都不正眼看Wendy一下,绝对有问题。”Kenny一副名侦探一般的调调,分析的头头是道。末了,他又有些幸灾乐祸般的补充道:“你说,要是那群拉拉队小妞发现咱们的四分卫居然是个基佬,她们会是什么表情?”

Kyle看上去并不太想讨论这个问题,他斜眼看了看Kenny,否认道:“Kenny,一天到晚你没事别瞎猜。”他很庆幸自己还戴着帽子,Kenny没有看见自己发烫的耳尖,不然他又指不定怎么取笑他了。

“啊?”Kenny微微有些吃惊,他没料到Kyle会这么直接,虽然他料到Kyle会反驳。顿了顿,他岔开话题:“对了你打算在大学里找个女朋友吗?”

“不打算。”回答干脆利落,有些让Kenny感到尴尬。

末了他还是遗憾的感叹了一声,“Bebe也是可怜,居然看上你了。”

“我又没强迫她。”

“那男朋友呢?”语气里多少含有些打趣的成分。

Kyle叹了口气,揉揉眉心,一脸嫌弃Kenny觉得对方无可救药的表情:“Kenny,这不可能好吗?你想象力太严重了!!!”

Kenny听罢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真的不考虑谈个恋爱?!!Kyle,这太可惜了,大学时光居然就让你这么浪费了?!老实话,你真该找个伴,男的女的都行,在这么下去,你脾气迟早得变更年期妇女。相信我,没有什么能够比谈个恋爱让你改个脾气更好的办法了!”

“Kenny……闭嘴……”Kyle有气无力的声音透露出了他再也不想交谈下去的欲望。他转过头选择去看窗外的风景,一脸疲惫。

对此,Kenny表示根本无所谓,他打开车载音响,放起了流行音乐。纵使音乐有些吵,他也不介意,车里太过于安静对他来说才是最难熬的。默默在脑子里回顾了一遍Kyle的表现,Kenny在心中给Stan点了只蜡。看来某人依旧是前途漫漫啊。


(五)

一个暑假过去了,Stan回到学校,发现除了课表上又多了几节课以外似乎大学生活就没什么别的改变了。 

他和Kyle的关系依旧没什么进展,还是停留在双方见面只是点点头相互微笑一下就擦身而过的地步。但不知道是不是暑假长期泡咖啡厅里看书书友会也次次都去,隐约间,他还是感到Kyle和自己熟了起来。比如不经意间Kyle做出的种种小动作,这个在以前可是没看到过的。虽然这个表面看上去也不算什么,他还是在心里认为两个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的直觉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这学期他还是坚持像上学期一样,长期泡在图书馆里。因为长时间呆在这里学习,少了很多出去和球队队员们鬼混的机会,这学期,他的成绩也开始蹭蹭蹭的往上涨。

“原来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这句话不是假的啊。居然可以让我们的四分卫也有可能进入荣誉学院了。”Craig感叹了一声,颇有些调侃的意味在里面。

虽然遭到Stan送来的白眼让这段对话结束,但这并不影响Craig以此为乐。

Kyle和他的关系就这么僵着,要说Stan不在意,那是假的,可是他就是做不出下一个举动,就连一个平常看起来非常简单的“say hello”在他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难以开口。

Craig看着他这么犹豫不决,磨磨蹭蹭的,感觉自己都要急出毛病来了。

“Stan,听着,”他觉得自己朋友需要一些开导,“你觉得比暗恋更蠢的是什么?”

“稀里糊涂就告白然后连朋友都做不成?”Stan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脱口而出。他觉得自己说的很对,他现在和对方的关系简直是如履薄冰,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大家本就脆弱的关系就会立马变得支离破碎。

Craig听完这个答案,气的直接一把摘下他的帽子冲Stan举了一个中指,“我告诉你Stan,没有什么比互相暗恋更蠢的了!!”他觉得Stan真的是迟钝的无可救药,“那小子明显对你也有意思!!”

一通骂后,Craig喝了杯水,抬头看了眼Stan,对方显然是懵了。

反正该说的他也说了,该开的窍他也帮Stan开了,自己也算仁至义尽了,接下来就看Stan自己的了。

Craig抓起桌上的车钥匙。推开门出去了,留下被自己说懵了的Stan一个人坐在客厅里。


(六)

Kenny看着对面只是喝着奶昔食物都没怎么动的人,叹了一口气:“你不想吃就不要勉强过来啊。”

“我以为你不会来这种地方吃饭。”Kyle咬着吸管,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

“为什么不来?”Kenny扬起手,冲周围的漂亮小妞们打着招呼,笑的一脸灿烂,“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里的服务员很正而且价格也很实惠。”

看上去她很享受这里,Kyle这么想。

说老实话,Kyle对这种高热量的食物不太感冒,大概是学习压力太大搞得他都没什么胃口。他数着窗外的的车辆,盘算着怎么把午饭时间熬过去,店里的音乐吵得他头都快炸了。

和他相反,Kenny倒是十分享受呆在这里。他一边往嘴里塞着吃的一边环顾四周寻找着靓妞。

不久,Kenny看见一个熟人。

Kyle回过头正巧看见Kenny对着一个方向兴奋的挥着手,笑的灿烂。

“你傻笑什么,又看上那个女孩子了?”Kyle一脸嫌弃。

“没,刚才看见一个熟人,以前玩的挺好的朋友。”Kenny把头转过来,脸上还挂着那副傻笑。

不多久,Kenny的手机震了震,是一个消息提示。Kyle瞥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人是Craig,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想了想,好像像是有些印象。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经常和Stan一起玩的男生里的一个。

Kenny滑了下屏,迅速的回了条消息。

几秒后,手机又响了起来。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Kenny看过消息后,一脸狭促的冲他笑笑,不怀好意般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才回了消息。Kyle不由得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他伸手就要去抢Kenny手机。

“Kenny,你到底回了什么?!”他努力去抢Kenny的手机。

“我删了。”Kenny一摊手,一脸无辜。Kyle承认这样子实在是太讨打。

但奈何证据被人删了去,他再怎么生气也查不出什么。于是他默默把这笔账给记下了,留着下次一起算。

还不容Kyle思考接下来要说的句子,Kenny便话锋一转:“话说过了这么久了,你和那小子居然连一次正经招呼都没打过。”

“你说谁?”Kyle没反应过来他在讲什么。

“Stan·Marsh啊,就那个四分卫。”Kenny咬着汉堡,口齿不清。

“有什么好奇怪。”Kyle嫌他大惊小怪,“我们两个之间本来就没什么交集。”说完看了眼Kenny的吃相,补充道:“还有,下次拜托不要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话。”

Kenny对此不以为然:“Kyle,你有时候就是太讲究了。“在咽下口中的食物后,他依旧对Kyle的话表示怀疑,“说真的,Kyle,我不觉得你像是说这种话的人。你算是上lecture的课都会对坐旁边的人打招呼的人。”

Kyle看Kenny微微眯起的双眼,莫名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他急忙辩解以示清白,“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啊Kenny。我们又没什么交集也不认识这样我觉得没什么必要啊。”

“真的?”Kenny一脸怀疑。有时候他真的觉得Kyle当太久乖孩子是有点悲催的,比如现在,连个谎都不会撒。他这次真有考虑让Kyle去一趟Cartman的谎言速成班了。不过现在不是吐槽这个的时候,他还有要事要做。

于是他装出一副被勉强糊弄过去的样子,“将信将疑”的说道,“姑且你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吧,不过干嘛我一提那个小子你就那么紧张?”

Kyle现在冷汗直流,他迫切的希望Kenny的智商在这个时候能够下线。他尽量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极力否认道:“怎么可能,我们连话都没怎么说过。”

“真的?”

在Kenny一脸怀疑神色的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Kyle潜意识里已经认识到自己死定了。

果不其然,Kenny不怀好意的笑笑,扔下一枚重磅炸弹:“你该不会对那小子有意思吧?”

“Kenny!!”Kyle瞬间红了脸,一把扑过来捂住他的嘴。然而他全然没有注意到Kenny冲不远处的某个桌位悄悄竖起了大拇指。


(七)

和往常一样,Kyle在相同的时间,来到了那家咖啡店。

点了一杯flat white,取下一本书,他找到预留席,坐了下来。

不是没有注意到Kenny也来了,还带了个带着蓝色帽子的黑发男生过来。只是Kenny一直冲自己挤眉弄眼,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那样做那个字实在是太讨打,Kyle生怕一个忍不住就把手上的书扔了出去。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他还是无视掉Kenny比较好。

今天Stan没有来。他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桌子,那里坐着一对情侣,往常但是Stan坐的位置。

不知怎么的,他突然觉得有些不适应。

以往两人在店里看见对方,都会相视一笑,礼貌点点头,权当打个招呼,之后便各去做各的事了。今天突然少了这个环节总让他感觉不太适应。这个习惯连他自己都想不起到底养成了有多久了。想想就这么适应一个人还不知不觉间就养成了只有两个人之间的习惯,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大概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所以才没来吧。Kyle这么对自己说道。


咖啡店的门再次被推开,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Stan站在门口喘着气,看上去是一路跑过来的。

Craig要他帮忙打印的文件实在是太难搞定了,他不得不去了一趟学校专门的打印室。要不是Craig有急事一般突然被一通紧急电话叫走,他的打死也不会答应帮Craig这个忙。

待他从学校出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耗掉了太多时间,这个点Kyle估计已经坐在那里看书了。

似乎在那个时间点一起坐在那里读着各自的书已经成了两个人约定好了的事一样。所以,一旦过了这个时间点还没到,难免会让他产生一种迟到了般的错觉。

取走自己的那杯咖啡,像往常一样,他走去找自己常坐的位子。

因为正值周末黄金时间段,店里几乎没有单独空下来的桌子,自己的常用位早就被人占了去。

看上去只有做Kyle对面了。

Stan咽了口唾沫,报紧了书,迈开步子走过去。也许是太紧张的缘故,他的腿有些僵,迈步似乎也费力了些。

Kyle正看着书,突然视野里出现了一本书喝一杯咖啡,一抬头,正巧看见Stan微笑落座。

短暂的冷场后,Stan微笑着伸出手:“Hi there,how you doing?”

“Hi,nice to meet you. My name is Kyle · Broflovski.”

“I’m Stan·Marsh, glad to see you.”


Kenny附和着店里的音乐吹着口哨看向窗外,今天还真是个好天气。


——END——




依旧是不变的吐槽发言:
这次简直是写了有史以来最小清新,最文艺的短片了!对!就是这样!双向暗恋!连小手都没拉过!堪称比小黄瓜更加清脆爽口_(:з」∠)_但是觉得这样的cp感也好满足好喜欢TAT。最后的结尾那段对话纠结了好久,最终还是定成了英文,因为觉得好像这样更能表达出自己想要的感觉。建议配合BGM“say hello”——by Rosie Thomas/Sufjan Stevens食用。好久不写,不知道文风还行不行,嗯,下次大概是玩花吐症的梗。。。

评论(1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