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努力成为宇宙第一妖狐厨(❁´◡`❁)*✲゚*
不写完阿灭的一百万种死法不改名
已和妖狐扯证,勿扰
认真吸狐中
每天都不认真填坑认真画画的咸鱼

稻荷神的烦恼

稻荷神的烦恼



CP: 龚大
吐槽风
既然是搞笑向,ooc可能是避免不了的了……

——————————
如各位所见,我是一位稻荷神。嗯,如假包换的稻荷神。原本应该过着无忧无虑,偶尔担心一下人类的日子,在最近,完全改变了……
怎么说呢,我觉得问题并不在我。一切麻烦的源头应该是我的那个神使吧。
我翻了翻墙上的日历,嗯,没错,夏天了。可是我觉得,我的神使,那只狐狸,还逗留在春天。我的神社,每天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股恋爱地酸臭味。
鉴于我的任务一而再再而三被草草完事,我决定兴师问罪。
于是我今天刻意没有给那只狐狸安排任务,只是在早上对他讲了一句:“你今天干脆休假吧,太阳挺好的,院子里晒晒太阳应该挺不错的。”
狐狸甩了甩尾巴,没有回答我的话。看上去乖顺无比。
不,你们绝对不要被这家伙乖顺的外表骗了,就算他的皮毛是像太阳一般耀眼的金色,摆着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但事实上,他可能正在谋划什么见不得人(不,我觉得是,见不得我)的事。
果然,在我佯装离开神社之后,这家伙便“砰”的一身变成人形。
嗯,在这里我还是不得不夸赞一下我家的狐狸,毕竟那是我挑选的,就外貌来讲,肯定是个大池面!
外貌归外貌,我可不是看颜忘事的神,区区外貌是不能糊弄我的!我今天一定要找出这家伙最近散发恋爱酸臭味的源头!我一定要让他好好给我专心工作!!!想到这里,我像是在给自己加油打气一般握紧了拳头。
只见那家伙眨眨蓝色的眼睛,尾巴一甩,就大步走出了神社。
哼哼,我就知道有鬼,你肯定要去会你的小情人!你这个色欲熏心的小没良心的狐狸!亏我把你从小养到这么大!抱着一股“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微妙心情,我默默跟在后面。
跟着这小子七拐八拐,我来到了另外一家神社门口。
卧槽!不会吧!难道被人挖了墙角!!!我看着面前的神社,顿时胃一阵绞痛。
虽然咱们没签过什么劳动合同,但是我该给的一样没给少,五险一金我都有好好照办啊,油豆腐我也是有每天好好端上来的啊!你到底有什么不满!你为什么要跳槽!!我躲在树荫下,觉得现在就算伸出尔康手也是无能为力。怎么办啊!自己当做宝贝儿子一样的神使要被别人挖走了啊!
我现在去叫八幡神、妙见天、毘沙门天和素盏呜尊(注:这四个皆为日本武神)这四个混蛋来帮我揍那个企图挖走我神使的家伙来得及么?我可舍不得丢掉这么一只池面狐狸啊!想想自己另外一只不争气的神使,在外还被人误叫干脆面,我就觉得我作为一个神面子上根本挂不住。果然要体现自己的威严肯定缺不了狐狸啊!
就算心中刷过无数弹幕,我依旧强装镇定,毕竟罪魁祸首还没落网呢!我一定要看看这个胆大包天敢偷别人家神使的家伙到底是谁!
就在我有脱下鞋子准备看准时机朝那个“小偷”砸去的念头时,我听见了一个清脆的少年音:“三路!”
三路?谁啊?这名字也太接地气了吧???
下一秒,我脑子轰然爆炸。我看着被我当成宝贝儿子的神使,向着发声源挥了挥手……
我感觉到一股鲜血直冲天灵盖……
你 他 妈明明叫龚常胜!三路是个什么鬼!你是有多嫌弃你自己的名字!!!!这个名字当年还是你自己选的!!!!!作为一名坚持走高雅路线的神明,我觉得自己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叫做“文化差异”的拳头。
再转头看看我的宝贝神使,我觉得眼睛都要瞎掉了……我敢打赌,天照大御神大人散发的光芒都没现在这么瞎眼。
这个光芒不仅瞎眼般的刺目,而且还散发着粉红色气场,甚至我能感受到这个迷之气场里飘着一朵朵的小花,效果堪比樱吹雪……
啊……儿大不中留啊……这股恋爱的酸臭味都要把我熏昏过去了。
我挥挥袖子,试图扇走些恋爱的腐败气息,继续躲在树丛里观望。
很快,我就看到了那个“试图”拐走我家宝贝儿子的“罪魁祸首”。一个黑头发的男孩子。
好吧,我承认对方也算是个池面。不过这丝毫不能动摇我今天的决心。
两个人在神社门口聊了一阵子,相携离去。我长叹一口气,还能怎样。当然是追啊!
然而,我在尾行了一段时间后,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我好好一个单身狗稻荷神,为什么要去围观现充的光芒呢?我敢打赌,你们一定没见过这么粉红的气氛。
现在的小年轻哦,一言不和就走纯爱路线。
我几乎是呕着血流着泪回到了自家神社。我****你个祖宗十八代的**神社,你等着,我过两天就要叫人把你们的地盘端平!敢叫来路不明的小妖精勾引我家神使,胆子也忒大了吧!要不是看在今天我几乎被爱情的酸臭味熏得几乎快要死过去,我一定会半路就把我的宝贝神使劫走!敢情你们那个破神社没种过白菜所以不知道白菜被拱的痛苦是吧!(ノಠ益ಠ)ノ彡┻━┻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怎么撬开我家神使的嘴。想了半天,我回房去取了半个月的奉纳,决定下山去买足够油豆腐和豆皮寿司。毕竟,吃人嘴短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我希望能用油豆腐砸死他的气魄来撬开他的嘴。
可惜我那宝贝神使大概是被恋爱降低了智商,回来丝毫没有发现任何不妥,浑身上下冒着恋爱笨蛋的傻气不说,连我买了那么多油豆腐不属于正常现象都没发现。
“儿啊……你和我老实说,你今天是不是出去见小情人了?”我终于忍无可忍,在他吃下第二块油豆腐的时候幽幽开了口。
不出意外,他一脸不可思议,同时被那一口食物噎住了。
我一巴掌拍在他背上:“你是打算跳槽了吗?我看到了哦,你小子最近工作不认真还老往别的神社跑。”
“……”他默默喝了一口水,似乎在想对策。
没用的,好歹我也是活了那么多年的稻荷神,你的小九九我可清楚了。一边在心里嘀咕,我一边不动神色继续逼问:“听说你还多了个名字啊,’三路’。这名字挺不错啊。”
这回我家神使终于有了点反应。
“那是小云哥哥叫的。”
我气得差点没一巴掌打在他头上:“你不会给他说你叫什么名字啊!他叫你’三路’你还真就是了!”还哥哥哥哥的叫,你们是不是要一拜哥们二拜兄弟三拜夫妻了啊。当然,这句话我没说出来……
我家神使坐在那里好半天没回话。
好歹也是自己带大的,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我叹了一口气,挪到他旁边坐下。这样子,看来是要费一番功夫长谈一阵子了。
“那你说说你怎么认识的?”我推了推碟子,试图再次用食物收买我家的御先稲荷。
“上次您叫我出去办事我迷路了。刚好他给我指了路。”说起那个人,我家善狐浑身上下都在冒着粉红色小泡泡,简直不忍直视。
不过他这么一说我也就懂了。前几次是有那么几个事情交给他办,还隔三差五都要去同一个地方。我家神使向来方向感不好,估计在那里迷路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么一来二去两人熟了也不奇怪。
“那这个名字……”我依旧对那两个字耿耿于怀。
“小云哥哥说他看到我就想到了这个词,他还说这个是昵称。”他叼着油豆腐回想着当时的情景,末了还不忘用肯定的语气补充道:“小云哥哥说这么叫可以表示关系亲昵。”
我的傻儿子,你这是被那货驴了啊!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这么叫并不是因为关系亲昵,而是那货他 妈忘了你叫啥而临时取的绰号啊!我灌下一口茶,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不要戳破这个谎言。因为我觉得挑明了的话,有只狐狸大概会颓掉吧,说不定还会变成一只咸鱼。毕竟被自己对象驴终究不是件好事。
“所以说呢?你们两个现在就这么每天沉溺谈情说爱一天不闻正经事?”我翻了个白眼,忍不住想吐槽这两天累积下来的琐事对我造成多大的精神伤害。
“谈恋爱是正经事。”看到他一脸严肃一本正经的给我讲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差点没气到胃出血。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一定要。
姑且不计较这位御先稲荷的奇葩思维。我觉得我还可以从我家神使嘴里套出那个叫“小云哥哥”的家伙的更多情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而后,我就在这位开启了迷弟滤镜情况下的神使的口中得知了对方叫做“东方纤云”,是一只化猫,修行要比他还长久一些。看着一副“小云哥哥的好我可以说上365天还天天不重样”的神使,我不禁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迷弟滤镜真特么可怕。
渐渐地……我似乎觉出些不对味儿来。这架势,好像是我们家的狐狸打算拱了别人家的白菜啊?突然间,我对对家神社产生了一丝丝愧疚感……对不起,之前我以为你们想挖我的墙角结果是我家的拱了你家的白菜啊……真是对不起……
当然,这种歉疚感也就只有那么一瞬而已。
既然这颗白菜注定要被拱,那么就请不要大意的来我的神社吧!化猫可是很棒的呢,这样一来我坐下的使者看上去会更加厉害呢!看着某个迷弟依旧滔滔不绝细数对方种种闪光点,我这边心里倒是噼里啪啦打起了小算盘。
末了,我才发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那个……”我眨了眨眼,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有告诉别人你们在交往吗?什么时候告的白?”
“诶?需要吗?我们两个不是已经在谈恋爱了吗?”他看上去倒是一副吃惊的模样,“大人,难道您不懂谈恋爱是怎么回事吗?”
你懂个大头鬼!!!我气得一个豆皮寿司扔过去。 你哪里来的自信连个告白都不做就能顺利谈恋爱了?!搞不好你把对方当对象人家只把你当兄弟!!
“你从今天开始闲暇时间给我好好去修行恋爱技巧!”我不管,无论如何,这只化猫我要定了!你必须给我追到!!!你这个恋爱白痴,给我好好修行去吧!一边咆哮着我一边扔给他几本书。
哎……今天的稻荷神,依旧烦恼到不行。
我家的笨蛋神使什么时候才能把对面神社的化猫拐回家啊……


————————
后记:
很久没写文了,这次大概算是个复健文吧?这个会写成一个系列。相信我,最后肯定是小甜饼。不得不说稻荷神真的很心累啊……这次采用了神话梗,却依旧吐槽吐得飞起。走向肯定是欢乐向。整个系列可能会出现多人物叙述,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下一章节龚大就会开启甜蜜蜜闪瞎眼互动模式了(拍胸脯保证)。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