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努力成为宇宙第一妖狐厨(❁´◡`❁)*✲゚*
不写完阿灭的一百万种死法不改名
已和妖狐扯证,勿扰
认真吸狐中
每天都不认真填坑认真画画的咸鱼

Crown Of Thorns

chapter02 契约

Kyle紧拉着Stan的手,一路狂奔。

Stan踉踉跄跄的跟在他身后,看着自己身后的追兵,即使体能再怎么跟不上,他也不敢停下。

“Kyle,有什么办法吗?”Stan明白,光逃不是个办法,这么逃下去,说不定对方还没被甩掉自己就先体力透支死掉了。

Kyle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拉着他往前跑。好像没有听见他的问话。

两人体力有限,渐渐地速度慢了下来,Kyle咬了咬牙,知道再这样逃下去也支撑不了多久了,面对面的冲突也是不可避免了。但在这之前,他必须先确保Stan的安全。Kyle一个急转弯,把Stan拉进了一个小巷子。他环顾了下四周,是个死胡同。没救了吗?他有些烦躁,觉得没办法集中精神去想补救措施。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Kyle余光一撇,看见了一线希望。

“Stan!快点进去。”Kyle指着一家人后门两个放废弃杂物的大箱子间的缝隙,语气颇为急迫。

Stan觉得单放Kyle在这里也不太好,于是干脆不顾Kyle的反对拉着他一起跑去那里。

“那里太窄了!只能进去一个人!”Kyle是铁了心要单独出去应战。但Stan无论他说什么就是不肯撒手,大有一副要么一起逃要么一起打的架势。这让Kyle颇为气恼但又无可奈何。

就在两人忙着拉拉扯扯的功夫里,那个不明物体已经追来了。等到这两人意识到时已经晚了。Stan握紧了手里的枪,Kyle只剩下一把匕首了,现在无论Kyle愿不愿意,他都必须帮他,毕竟两个人合作的话,胜算更大一点。

这一头,Kyle已经把匕首横在身前,准备好随时出击。默数着对方的距离,Kyle在心里暗暗计算着时机。

就在Kyle准备迎战时,眼前寒光一闪,等再次看清时,一把短刀已经直直插在对方的胸口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刀身里突然四射出一股股黑紫色的光束将那个像木乃伊一样的东西缠了起来。

Kyle的眼神沉了沉,他已经猜到这大概是谁做的了,但他不敢确定,因为会这一方法还有一两个人,他不能打包票对方是来救他们出来的。

这个时候Stan并没有留意Kyle眼神的变化,,他定定的看着眼前动弹不得的敌方,颇有些震惊。他明白,这并不是Kyle所造成的,但是是谁他又猜不出来。比起惊叹这一招术,他更想知道是否在一开始这里就埋伏了别人。是敌是友他并不清楚,因此立场的利弊对他而言更为重要。

“Stan,怎么一天不见你就变成这幅怂样还被追杀?”突然之间,从小巷口走出来一个人影。

“Craig?!”Stan看着自己的好友,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今天有人和你一起倒霉?”Craig走到他身边来,颇为有兴趣的打量着Kyle。看的Kyle浑身不自在。

还没等Stan作出解释,另外一个声音也在不远处响起:“居然是个红发小子!Hey!那是个ginger吗?”

Holy crap……Stan听到这个声音,忍不住开始头疼。他绝对不想在这个时候碰见Cartman,一遇到他准没好事。

果然。

“你说谁是ginger!你这只肥猪!”Kyle一听Cartman那带有严重歧视意义的句子立马就怒了,捡起一块石头狠狠朝Cartman扔去,瞬间就把Cartman砸的鼻血横流。

Cartman立马就捂着鼻子开始哼哼起来,扬言要告诉Kyle的妈妈说他随便欺负人。Kyle听闻冲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他才不害怕,自己老妈根本就不在这里,随便这个唧唧歪歪的胖子去找吧,找死他也找不到。

不过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

“Kyle,你脾气还是那样啊。没有人说你现在挺像更年期妇女吗?”

“Kyle,我觉得,随便打人是不好的,没必要打出血的,虽然Eric是不对……”

“Butters?!Kenny?!!”听见声音,Kyle回过头,眼睛瞪得老大。

“你们认识?”Stan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好朋友和Kyle,满腹疑惑。

“我的天……我就该猜到是你Kenny!伙计!你那一招简直酷极了!”Kyle就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直接忽视了Stan的话,一脸兴奋的跑到Kenny那边去了。

所以说他们是认识的?!Stan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Kenny笑着拍拍Kyle的肩,指了指那边的“木乃伊”:“等一会儿再叙旧吧。这会儿你不先把那东西结决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没办法啊。你又不知道,这家伙是个门外汉,什么都不知道。”Kyle指了指Stan,看上去很无奈。给Stan一种这全怪自己的错觉。

Kenny看了一眼Stan,略微有些吃惊,但很快恢复了常态,继续戳着Kyle的伤疤:“也就是说现在你们连契约都没有全部完成?”

Kyle一脸责怪的神情看了眼Stan,重重的点了下头。继而有些无奈的问着自己的两位老朋友:“所以,你还是Butters谁来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我想……”Butters绞了绞手指,看向Kenny,“还是Kenny来吧。刚才也是他出的手。”

Kenny闻言点点头 ,直径走向那里。没有过多的言语,Stan就看见自己的哥们儿眼神冷了冷,直接一把握住短刀刀柄往外一抽。黑紫色的光束瞬间就包围了对方,紧接着随着光束越缩越紧,一眨眼的时间,好好地一具“木乃伊”瞬间就在Stan的眼前瓦解成一堆灰尘。

“走吧!”Kenny把兜帽重新拉了起来,把手揣进兜里。随着兜帽又将他的脸罩上,他的话也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儿?”Stan有些反应不过来,急忙跑上前去拦住Kenny一行人,“你和Kyle以前认识?等一下,你该不会……”他的大脑在此时飞速运转起来。

Craig及时打断了Stan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会好好给你解释的。现在不如先回你家,到时候再慢慢说?”不等Stan的回答,Craig就转过身朝巷口走去。“对了,”Craig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冲Stan竖了一个中指,“你今天难得的可以说是怂到家了。”

Stan揉了揉眉心,冲着Craig咒骂了一句,捡起Kyle之前插进那东西喉管里的匕首,吹了吹灰,追了上去。

Sharon对于孩子们的到来是很欢迎,她和Craig等人打过招呼后,就去厨房给他们一人冲了一杯热可可,毕竟这里除了夏季都挺冷的。

“好了,我觉得你们现在可以好好给我解释一下了。”Stan把其中一杯可可分给了Kyle,对方喝了一口,从表情看来,应该是很喜欢这种饮品的,紧接着,他把头转向Kenny那边,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几个好友。

Craig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后背开始嗖嗖嗖的冒冷气,依照两人当了那么久朋友,他很清楚Stan现在是处于什么心情。现在的Stan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如果他们还在拐弯抹角,说不定下一秒Stan就会给他们的脑门儿上一人崩一枪。

一旁的Sharon赶在他们之前开了口:“Stan,我想我们可以先和你解释一下。”说罢,用胳膊肘捅了捅Randy。

“儿子,我们一直对你保密你是个异能者。因为一旦你知道了,你爷爷一定会不计一切代价让你继续我们的家族使命。我和你妈妈不想让你涉及到这一块,于是就把媒介藏了起来。对,如果不出错的话应该就是你那天在地下室找到的项链。你要相信,我们绝对不是恶意瞒着你的。因为无论你愿不愿意与式神结成完整的契约,你都会面临着生命危险。你要知道,如果没办法结成契约,式神是无法在我们这个世界动用他的能力的。因而,就算你的式神决定确保你的安全,那他也不能百分之百应付你所遇到的一切紧急状况。所以我们不想告诉你,我们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过早死于非命。”

Stan看着那边吃着曲奇饼的Kyle没有发言,刚才的事是他父亲说的那一席话的最佳例证。

Craig也趁着Stan沉默的时机,继续解释着自己这边的情况:“我和Cartman发现自己是异能者也是8年级的时候,这就是为什么那段时间Kenny和Butters会出现还很快就和我们玩在了一起。这段时间里我们为了避免你被卷进我们之间的纷争故意没有告诉你。连去参加异能者的训练也是瞒着你的。现在我们是在做类似于赏金猎人一样的工作,因为很危险,所以一直对你保密。”

“可是我觉得我应该具有我的选择权。”Stan并没有表明他对这些解释是生气还是理解,在沉默了良久以后,看向自己的父母平静的说道。

“可是……Stan……”Sharon满面忧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她明白Stan是什么意思。可是她不愿意让自己儿子去冒那个险,她试图阻止儿子的打算。

然而Stan显然是已经下好了决心。“爸爸,你说的契约是怎么回事?”他把揣在衣兜里的项链取了出来,在手心上摊开来。一旁的的Kyle看见Stan这样也是不说话,只是淡淡瞥了一眼这对父子,继续看着电视吃着零食。他很明白,Randy既然下决心瞒着这件事还瞒了那么久们绝对是不会轻易告诉Stan这个秘密的,自己再怎么瞎操心也没有用,还不如让这两父子好好交流一番。

Randy果然和Kyle猜的一样:“Stan,我觉的你还是不要立下契约比较好。”

“为什么?”Stan问着,拉起了袖子,露出手腕上青紫色的勒痕,“我今天已经遇上了。而且我觉得和Kyle合作还不坏,只要Kyle没有不答应,那我就不改变决定。”

Kyle一听这话,一口饼干就卡在了喉咙里。这不是变着法把问题踢给他么?!回答不答应,Stan绝对会生气,虽然自己嫌弃他是个门外汉但这又不代表他不把Stan当好友,他可不希望Stan生气;要是回答答应的话,他觉得Randy会冲过来撕了他。真是进退两难。看着Kenny投来的幸灾乐祸的目光,Kyle第一次觉得当初刚见面时不强行逼着Stan把契约成立了真是个错误。他端起杯子,把杯口凑到嘴边,默默地喝着里面的可可,装着没听见刚才Stan说了些什么。

 最后,在父子俩默默地互瞪中,Randy终于妥协了下来。“好吧好吧,我把方法告诉你。但是Stan,你必须保证你只去做你能力范围之内的事。”

这个要求不算过分。Stan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Randy俨然是放心不下,但又不好说出来,只有万分不情愿的从自家儿子手上接过链子。“Stan,Kyle,你们跟我我过来。”Randy向两个孩子招了招手。

Kyle看了一眼Stan,对方没什么表情,纵使他再聪明,现在也猜不到对方在想些什么。他吞下手中的曲奇饼,拍了拍手,跟在Stan后面向Randy走去。

Randy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书房。回头一看,不知怎么回事,连Craig一行人也跟了进来。

Craig看见Randy那一张如同遇到了便秘一样的脸,很自然的耸了耸肩:“你也知道你儿子什么都不懂,要是遇到意外我们或许还能搭把手。”

好像对方说的也挺在理的。Randy只有妥协的份。

Kenny倒是在听完Craig的话后,把头深深埋在兜帽里,发出吃吃的笑声。他才不信Craig的那一番说辞呢,这个家伙绝对在等着看好戏。当然他也乐意让这件事变的更热闹,完成契约嘛,热热闹闹才好对吧?

显然,当事两人并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好友正在打算些什么花花肠子。

一切按照着该有的方式进行着。过程是在让Cartman无聊到坐在一旁打哈欠。

“好了,儿子,现在就只差一步了。你能不能,额,分一点儿你的血给Kyle?”Randy挑着词,尽量使自己的语言好理解些。

显然,这一次并不是好理解了。

“什么?分一点血?这是什么意思?!”Stan呆住了。这是要来一次义务献血吗?他倒是不怕流血,就是觉得这个步骤听上去太糟糕了,甚至让他觉得有点搞笑。

“听我说,Stan, 这只要一点点,就一点点。你得让Kyle通过这个建立起和你完全的媒介,这样的话方便他在意外时找到你。”Randy也意识到刚才的句子有些不妥,连忙向自己儿子解释道。

听上去不坏。Stan继续看着Randy不说话,他就想知道这个分一点血给对方到底要怎么分。

Kenny看到这里,走到Kyle身边悄悄耳语:“Kyle,我觉得那小子好像不太愿意啊……”Kyle摇了摇头:“应该不会,我觉得Stan不会这样吧?”

Kenny偷偷笑了起来:“你没觉得他有点犹豫吗?我说,该不会你就真的决定这样跑回去吧?想想看,一个优等生,居然就这样跑了回去,活生生会被别人笑掉牙吧!”

Kyle听了Kenny这番煽动,完全忘记了看Stan的表情来推测这话的可行性,直接就中了Kenny的诡计。他可不想就这样灰溜溜的跑回去然后被其他式神好好嘲笑一番。

“那你有什么办法?”Kyle压低声音向自己的好友询问着解决方案。

Kenny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指了指Kyle的眼睛:“你知道的。”

Kyle顿了顿,突然像是想到了Kenny说的什么,猛地一阵摇头:“绝不!”

“天哪!这可是你们高等式神生来就会的呢,不用太可惜了,而且这个最有效不是吗?”Kenny不放弃,继续用尽一切方法“劝导”Kyle。

Kyle还是一脸打死都不的表情。

“好了哥们儿,我发誓绝对不说出去,帮你保密好吧?你要知道,机会只有一次,要是这家伙反悔的话……”

“好吧……”Kyle一脸欲哭无泪地答应了。Kenny见自己目的达成,笑眯眯的就退到一边去,接下来自己就只管看好戏好了。

Kyle咬咬牙,心一横,大不了就丢一次脸而已的事儿。他决定豁出去了。

Stan这边还和自己父亲僵持不下,无论他怎么问Randy血祭的方法,Randy就是不说,摆明了让他难以完成这个仪式。而他还不知道,其他人早已准备好看着马上就要上演的一出好戏。

“Stan?”身后传来了Kyle的声音。Stan发现与刚才不同,Kyle的声线这时变得很奇怪,怎么说才好呢。就是感觉甜腻腻的,就像他有时吃的巧克力太妃夹心糖一样,甜得发腻。

感觉不对的他立马回过头,但此时,事态已经没法让他掌握了。

Kyle向他微笑着,这不是正常的笑容,感觉就像是女孩子向别人示意好感时的微笑。Stan后脊梁感到一阵凉气嗖嗖的就冒了起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Kyle整个人就扑了上来,双臂环住他的脖颈。

太不对劲了……Stan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当Kyle抬起头看向他的时候,Stan惊异的发现Kyle原本碧绿的眼睛变成了金绿色瞳孔变得细长像是猫的瞳孔,金绿色的双眸里就像是有流光闪动在其中。

根本没办法移开目光……Stan悲哀的发现了这一事实。他感觉现在整个人开始变得不对劲起来。他觉得现在有一种完全被Kyle牵着走的感觉,更可悲的是一切都像是心甘情愿一样。

“Stan,你能和我一起进行血祭吗?”Kyle甜腻的声音继续从他耳边传来。

“当然。”恍惚着,Stan脱口而出。

“WTF?”Cartman看着眼前的景象,努力把自己的下巴缝回去。妈 的,这也太基了!

Craig看了一旁极力忍笑的Kenny,无奈的叹口气,不用猜,刚才这家伙跑过去肯定就是为了策划这件事。不过他也乐得看Stan这样,甚至还拿出手机,爽快的拍了一张。这种把柄他可不愿错过。

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或是幸灾乐祸的时候,Kyle的头已经蹭到了Stan脖子那里。

Randy就那么在极大的震惊中看着Kyle把嘴凑到血管的位置,咬了下去。

“好了。”在完成的一瞬间,Kyle恢复了常态,舔了舔嘴角残留的血迹,迅速撤了回去。

Stan眨了眨眼,脑子像是突然清醒了过来。他捂着脖子,惊异的看着Kyle:“Hey,dude,你刚才干了什么?”

Kyle面露尴尬的神色,清了清嗓子:“这个……不方便说。”

“是媚术啦!Kyle他们这种式神压箱底用的绝招。”Kenny嫌不够乱一样,“好心”解释着,“看,Kyle,我说过吧,紧急情况这个最管用了。”

Kyle捂着脸,采取鸵鸟政策。对所有人的话都装作听不见。

“Kyle?你干嘛用这个?”Stan摇了摇Kyle,他简直搞不懂为什么Kyle要对他用这个……

“你不是不太想和我结契约吗?”过了好久,Stan才听见Kyle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一点儿声音。

“什么?”Stan有些吃惊,他以为凭借Kyle的能力是不可能把自己的表情判断错的,于是他继续追问着:“你觉得我不想?”

“Kenny说的。”Kyle的声音闷闷的。

Stan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他骗你的,谁说我不了?”

听完这句话,Kyle突然就“嚯——”的一声站了起来,惊得Stan向后退了几步。

“KENNY!!!”Kyle一张脸涨得通红,朝着自己的朋友大吼了一声,“你 他   妈给我站住!!”说完就追了过去,看来是找人算账去了。

Kenny倒是无所谓,依旧嬉皮笑脸的“劝”着Kyle:“没事儿,你就当娱乐娱乐好了对吧?我们看的挺开心的。”

“娱乐你个大头鬼!”Kyle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冲Kenny砸了过去。或许是因为气急攻心,准头变得不太好,Kenny轻轻松松就躲过了Kyle扔过来的东西。

Stan揉了揉眉心,他本以为Kyle和Kenny不会像自己和Craig一样是损友,结果……果然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吗?

“Craig,我说,你是不是该把Kenny拉开?”Stan走过去拍了拍朋友的肩。

“嗯?”Craig似乎没认真听,一直捣鼓着自己的手机。Stan凑过去看他的屏幕。

Craig正兴致勃勃的翻看着刚才拍下的照片,突然头上一凉,就像抵。着了个什么东。抬头一看,Stan正面无表情的拿着他的伯莱塔92F对着他的脑袋。

“删掉。”Craig清晰地听见了Stan给枪上膛的声音。

看着眼前这乱成一锅粥的景象,Randy Marsh深深陷入了沉思。好像,这群小子一点也不靠谱啊……要不要最近给这群破孩子找点事儿做呢?

Randy看着这群熊孩子,默默地拿出了电话。果然还是要锻炼这群熊孩子一下啊……  


PS:这一章写的太水了TAT……我去切腹谢罪!下一章就是好基友们组团刷怪的故事啦!Stan终于要步上强化的道路啦!~\(≧▽≦)/~然后本来打算配上插画,但这学期选课后发现基本天天在考试,尼玛就跟高三一样orz……所以,插图大概就只有抽空完成然后po上来了TAT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