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填坑了吗,没有

努力成为宇宙第一妖狐厨(❁´◡`❁)*✲゚*
不写完阿灭的一百万种死法不改名
已和妖狐扯证,勿扰
认真吸狐中
每天都不认真填坑认真画画的咸鱼

花开堪折须直折

武林设定 cp是龚大

小纤云是很厉害的,但是因为某些原因退出江湖隐藏实力的设定。

这里芜穹大师兄和小纤云关系因为某次事件龚常胜受伤而变得恶劣……

嗯,祝大家食用愉快啦~


章一.

“可惜是个瞎子。”

听见邻座的感叹,东方纤云端着茶杯的手抖了抖,茶汤撒了出来,滴在上好丝绸做的衣服上。

他认识的人里,瞎子并不多,也就那么一两个,但能让人发出这么句感叹,也就只有那么一人。

罢了,瞎子这世上多了去了,只怕是那些人未必说的是那人。

他拍拍衣服,站起来在桌上留了茶钱便继续赶路去。

东方纤云知道的那个瞎子,名字叫做龚常胜。

龚常胜和他是认识的。第一次见到龚常胜时,对方正可怜兮兮的蹲在街角,一问,是找不着回去的路了。看着这小孩也就比自己小那么些岁数,东方纤云便把这孩子先给带回家打扮干净了,再带着他回了门派。

哪里晓得这龚常胜后来成了玄铭宗最有出息的一个弟子。若是用一个词来概括这个人,东方纤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天才”。

小小岁数功力便达到了武林老一辈们的一半,在武林上也是最被看好的一个。只是传闻这龚常胜为人冷淡,不大好相处。

每每听到这里,东方纤云都忍不住想拍案而起破口大骂。

这家伙分明就是个牛皮糖,甩都甩不掉!老叫他小云哥哥也就算了,但是这家伙另外一个特长简直让他忧心——东方纤云走到哪里他就迷路到哪里。

为此,他还特地为这个路痴取了个绰号,蜀三路。

但两人关系却也依旧那么好。东方纤云有时候都在想,龚常胜哪来那么好的脾气,事事都顺着他。

招了一艘渡河的船,东方纤云决定还是暂时离开这里的好,他最近还不太想碰见龚常胜。就算刚才说的未必是他,东方纤云也不想冒这个险。

至于这里的的帐么,下次再来收就是了。


章二.

东方纤云本是和龚常胜一样,只不过一个在玄铭宗门下,一个在逍遥门门下。那时的他,也是被称赞天资聪慧。现在的自己绝非像那时一般。

东方家没人知道他到底为何突然退出门派,再也不问江湖事,回家老实开始接管父亲手下的生意。

但他回来并没有引起家中长辈多大不满。大概也是像自己娘亲说的一样吧,性情变了很多。

同以往不同,性子倒是收敛了许多,连着办事也沉稳了起来,为人处世也是越来越老道、成熟。这对他爹来说倒是个好事,相比起以前马马虎虎看上去和个孩子没什么两样的他,现在的东方纤云更适合接手家业。

娘也曾问过他为何突然选择回来。他选择沉默。

直到那场风波之前,他以为正邪就是那么回事。但师弟印飞星的执念,易相逢的出手相助,让他对这正邪之分不由得心生疑惑。

与其给师门落得个“不肖之徒”的下场,倒不如自己早早退出。

在经历过那场风波后,他实在是感到心生疲乏,对这世间的世道也是看清了几分。

虽说那之后偶尔龚常胜会来找他叙叙旧,讲讲最近的事儿。他却依旧对那些江湖之事提不起兴趣。

现在的他倒是四处游历顺便帮父亲看看各地的生意,收收帐。东方纤云也就打算这辈子这么清清闲闲给过去了。


章三.

东方纤云打死都没想到自己会在路上给人劫了。

护着自己的那批货,他一边私下想着一会儿要给怎么逃掉。

山贼到底是胜在数量多,加之他也不想生出过多是非,这一交手也是让他颇为苦恼。

就在他想着要不先把这群山贼给骗走时,树丛里突然窜出个影子,三下五除二就将那群乌合之众给打的趴下了。

“多谢少侠出手相助。”他抱拳朝对方鞠了个躬。

“小云哥哥何必这么见外。”对方的语气里都带着笑意。

“三路,你怎么在这里?!”东方纤云看清眼前的人,眼睛瞪得老大,也顾不得礼不礼貌,直接指着对方就叫了出来。

龚常胜听着这话都能想象出来东方纤云的表情。他自是知道那件事对东方纤云的影响,但东方纤云在他面前永远还是那副样子也是让他欢喜的。起码他的小云哥哥没把他当做外人。

“三路,我说啊,你怎么给跑到这林子里来了?”东方纤云觉得比起叫龚常胜,他更喜欢叫对方蜀三路。

蜀三路冲他笑笑:“我迷路了。”就像早就会料到东方纤云会为此生气,他立马接着刚才的话头补充了一句:“小云哥哥,我眼睛看不见的。”

东方纤云听见这句话莫名的没了脾气。叹了口气,他拉过对方:“要不你说说一会儿你要去哪里吧,我送你过去。”

“先去就近镇上的医馆吧,怕是刚才小云哥哥对那群贼寇手下留情也是受了伤。”

东方纤云笑笑,没说话。有时他觉得龚常胜瞎了就更跟没瞎一样。确实,若是依他的实力,对付这群贼寇也是不在话下,无奈确实不想留下祸端,才白白因为手下留情给人划伤了几道口子。

龚常胜摸索着拉过他的手,把他带到马车上。

镇子离这里也近,不出一会儿就到了。 

东方纤云被龚常胜“押”着去了医馆,虽说一路上他极力劝说这真的不必要,但根本拗不过龚常胜。

“伤也没什么大碍,拿这些药敷一敷便好了。”郎中看过东方纤云的伤,叫一旁的学徒取了一瓶药交给了龚常胜。

东方纤云舒了口气,拍拍对方的肩:“看吧,我早就说了没事儿。三路,走,我们去吃点东西,饿死我了。”就算是龚常胜看不见,但他还是知道小云哥哥此时一定是笑的眉眼弯弯的。

东方纤云也不等他回答,便拉他在镇上溜达开来。反正无论怎么样龚常胜都会回答自己一个“好”字,也就没有必要去问了。

找到一家不错的客栈把行李安置好,东方纤云叫店小二把食物一会儿给送来后,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龚常胜聊着最近的情况。

但令龚常胜担忧的还是东方纤云的安危。等着东方纤云停下来喝茶的空档,他才岔开话题:“近来未曾听到小云哥哥的消息。不知小云哥哥过得可好,那印飞星还有继续追杀么?”

东方纤云顿了顿,放下茶杯苦笑一声:“还不是那个样子,收收帐,做做生意。倒是印飞星也没再追过来就是了,那小子执念太深,怕是以后容易走火入魔。”

龚常胜没再说话。他知道东方纤云对自己的师弟甚是关心,但不知为何,却对印飞星有一种说不清的厌恶。说不清到底为什么,就是觉得讨厌。

想必是也察觉到了这尴尬的气氛,龚常胜主动挑起话头:“若是小云哥哥以后遇到麻烦,叫我就是。”

“三路,你别这样,太麻烦你了。”东方纤云连连摆手,这样劳烦龚常胜他觉得实在是不妥了。

“小云哥哥不必客气,龚某能帮上忙自是开心。”

东方纤云没接话倒是咳了两声,不管怎么想,他总觉得这话有些微妙。

“三路啊,我有点累了,一会儿饭来了叫我一声啊,我先睡会儿。”东方纤云不知道要怎么接话,干脆装作乏了睡觉去。

龚常胜笑着乖乖的应了声“好”。

东方纤云躺在床上忍不住腹诽,这样子就算了累了能睡着才怪,他才不想在龚常胜热切的“注视”下睡去,就算是装睡也不行,这氛围谁受得了。

好在店小二及时端来了饭菜。

东方纤云这才长舒一口气。招呼着龚常胜坐好,他也不等对方开口,先就夹了几筷子菜,把龚常胜的碗装的满满当当:“来来来,三路,多吃点。你平常老在外面跑。”

龚常胜笑笑,给自己和东方纤云倒了杯酒,把其中一杯推了过去:“承蒙小云哥哥关心,许久不见了,也是想好好叙叙旧。”

“有什么旧好叙的,你倒不如给我讲讲你见着的稀奇事。”对于过去的一些事,东方纤云绝口不提。

既然他不想,龚常胜也不勉强他。

两个人聊得正好,窗外却翻进了一个身影。

“胜儿!你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不是别人,正是龚常胜的大师兄,东方纤云的表亲——东方芜穹。

东方纤云见到来人,收起了笑脸,家里人不知道当年详细的事不代表这个表亲不知道。他当然明白东方芜穹对自己的看法。

龚常胜约摸也是感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不等这两人说什么,自己便起了身,拿上搁在桌上的剑,往窗口走去:“我路上迷路了,多亏有小云哥哥照顾。”之后微微一抱拳,向东方纤云作别,“小云哥哥,龚某这就走了,还望下次能一同饮酒叙旧。”语毕,干脆的翻出窗外。

这孩子什么时候能好好走个正门啊,别动不动就翻窗好吗?!东方纤云觉得龚常胜浑身大概也就这一个缺点了。

这头东方芜穹等龚常胜翻出去后,才冷眼看了看东方纤云,道:“东方纤云,你自己知道你干了什么事。胜儿经不起那么折腾,你别再和他走这么近了。”

东方纤云闷闷喝了口酒,把酒杯顿在桌上,转过头去:“我知道。你也好好看着点三路,他眼睛看不见,容易迷路,你怎么当他大师兄的?要这么说我的话,就对他好点,跟紧点。”

东方芜穹也不知道是被呛得说不出话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也没回话,一个转身也翻出了窗外。

东方纤云见此默默叹了口气,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弯,三路这不走正门的毛病一定是给这远方表亲教出来的。


章四.


龚常胜提着两坛梨花白从东方家的院子里翻进来时,东方纤云正坐在自己院子的亭子里看梨花。虽然说已经是春季了,但倒春寒还是来得猛烈。

东方纤云冷的打了好几个喷嚏,正打算回屋拿件披风出来时,抬头就看见提着两坛酒往自己屋走的龚常胜。不用猜他也知道,龚常胜绝对是翻墙进的院子。

“三路!”东方纤云忙跑过去拉住他,“我在外面呢!”

龚常胜听见声音,停下步子转过身来。“小云哥哥,还记得上次约着喝酒的事?”龚常胜指了指手上的两坛酒。

“记得记得,外面太冷了,要不我们去屋里喝吧。”东方纤云连连答应着,又看了眼龚常胜的衣服,觉着有些薄,便把人拉着往屋里带。

对面的人摇摇头,笑着婉拒了:“没关系,我不冷的。倒是小云哥哥的手摸着有些凉,要不先去拿件披风给穿上然后我们去院子里喝吧。难得到了梨花开的时候。”

“三路啊……”东方纤云欲言又止,看上去不太愿意和他呆在外面。

龚常胜也不愧是龚常胜,他一下就明白了东方纤云的顾虑。“是不是我师兄回来了?”他猜着大概也是这个原因。

“嗯。”声音有些闷。

龚常胜明白了。他大师兄和东方纤云是一家子的,原先没出那档子事的时候两人关系还不错,但是后来,自打那场风波过后,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恶劣到了极点。

他冲东方纤云扬起一个微笑:“没事儿,我不记恨小云哥哥。”

“但终归是因为我你才重伤啊……”东方纤云至今对那件事无法释怀。

龚常胜叹了一口气,他明白就算再怎么说,东方纤云也不会对那件事释怀。

察觉到两人间的气氛,东方纤云忙打着哈哈岔过话题:“啊哈哈……那什么,三路啊,今天咱们不谈这个,不谈这个,不是说喝酒吗?来来来,亭子里喝。”

“不去屋子里了吗?”

“啊?”东方纤云这才反应过来。但也来不及反悔了,龚常胜早就在亭子里坐下了。

龚常胜虽瞎,但却对东方纤云家熟门熟路,跟走自己门派里一样。东方纤云暗自腹诽了多次,真不知这家伙是来了自家多少次,才把路记得这么熟,把自家院子走的跟进他自己房间一样。

所以也不用东方纤云特地跑一趟,不多久,龚常胜就带着从厨房偷拿来的下酒菜回来了。

两个人也不必刻意的去寻找什么话题,或是顾忌说些什么会得罪对方,一切倒是很自然的。

龚常胜抿了一口酒,顿了顿,带着些好奇的语气问道:“小云哥哥,我听同宗门的师弟师妹们和我说过,梨花飘落的时候特别像下雪一样,对吗?”

“对啊对啊。我跟你说啊三路,下梨花花瓣雨的时候可漂亮啦,就跟下雪一样啊!”

“是吗?我倒是很想看看呢,可惜这眼疾天生的,医不好。”虽然是谈笑般的语气,但到底还是藏着几丝失望惋惜的情绪。

“没关系啊,我给你说来看啊。”东方纤云安慰着。

“若老是因为这些事麻烦小云哥哥,龚某也过意不去,明明只是一时的好奇之心却还要让小云哥哥麻烦一番来讲给我听。”

“不麻烦,你还记得吗,以前我可喜欢给你讲故事了。”东方纤云连连摆手。

龚常胜闻言,从怀中掏出一个玉麒麟的坠子递给东方纤云:“龚某麻烦了小云哥哥这么多年,实在过意不去,还希望这个坠子小云哥哥能收下。”

东方纤云瞄了一眼龚常胜佩的玉坠子,和这个一样的,看上去打造这坠子的也是块好料。

想了一番,他还是拒绝了:“三路,我不能拿这么贵重的东西。这个你先替我收着吧。再说了,应该是我平常老是麻烦你,要表歉意的话也是我啊。”

龚常胜闻言,做出一副极为委屈的样子:“小云哥哥是不喜欢这个礼物吗?”


“不是不是!”每每龚常胜一做出这种表情,东方纤云便没了原则,他连连否认,取过那个坠子,立马佩在自己身上,“我觉得挺好看的,真的,我带身上了都。”

“不取下来了?”还是可怜兮兮的表情。

“打死都不!”东方纤云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闻言,龚常胜便开心了,虽然那笑容在东方纤云看来有那么些狡诈的感觉在里面,不过他也懒得去追究,他自知自己玩不过龚常胜。

坐了一会儿,看着天色也不早了,东方纤云便要起身去给龚常胜准备过夜的地方。因为要躲着东方芜穹,所以也不方便吩咐下人,干脆不如他自己动手。

察觉到东方纤云的意向,龚常胜及时制止了他:“不必了,小云哥哥,龚某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走了。若是今晚住这里被师兄发现了指不定要怎么为难你。”

“那也好。”东方纤云重新坐了下来。

不料刚坐下龚常胜就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请愿:“不知小云哥哥可否陪龚某在亭子外看看梨花雨?”

“当然可以啊。”东方纤云觉得这个请求太简单了。

龚常胜起身拍了拍衣服,拉着东方纤云就出了亭子。

站在院子里,龚常胜没有说话,只是仰着头,好像真的看得见满园的梨花。东方纤云也没说什么,静静的陪他站在那里。他不知道龚常胜看梨花是怎么看的,但他知道,若是龚常胜说要看,必定是有他的法子看的。

等了许久也不见有风刮来,正当东方纤云暗自叹道龚常胜这想看梨花雨的愿望怕是要落空的时候,倏地,不知从哪里刮来一阵风,引来了漫天飞舞的花瓣。一时间,像极了大雪纷飞的冬季,两个人身上头上积满了白色的花瓣。

“小云哥哥,”一直沉默不语的龚常胜突然开了口,“我想去四周游历一番,毕竟呆在师门里也见不了多少东西,纵然藏书塔里宝贝不少,但我还是想去四处走走。”

“可以啊,对你挺好的不是吗?”

“但是我不想回师门里了,偶尔回去还好,十年半个月的就算了。”

“那不行,万一你吃亏了呢。正派里没多少人真心待你们这种人好。”东方纤云忘了在自己旁边的是武林新一代里的天才,没人能为难他。

“所以我才想请小云哥哥和我一起啊。”是不能再温柔的语气。

东方纤云沉默了,好久才回到:“三路,和我一起走对你以后的路不好。你实在要和我一起走,不如先把你的眼疾治好吧,我也算放心了。”说完,连招呼也不打,落荒而逃。

龚常胜也不计较这些,还是像和来之前一样,翻了墙,出了院子。反正他今天想做的都做了,再说了,他上次打听到了一个神医,自己的眼疾治好也是有希望的。所以,他也不着急把东方纤云捆在自己身边。

龚常胜早就知道他对东方纤云是持着一种怎样的感情。但他不愿意因为自己的情感而让对方为难,所以他决定等到东方纤云自己做决定。他不相信东方纤云还不明白,就算是榆木这时候也是该开窍了。

虽然没等到东方纤云的回答,但自己今天自私的小小的心愿也算是满足了。

龚常胜也不过多期盼能够白头偕老,但若是任凭白雪遮了头发也算得上是一起白头了吧?好歹也是个心理慰藉。可惜东方纤云住的是南方,少有在冬天下过雪,就算有也是积不起来的烂雪居多,真正能有的下雪天是很少的。后来偶然听别人说梨花一落也和落雪看上去差不了多少,他便特地挑了这个时候过来。但愿东方纤云方才没察觉到他的小心思。

不过这阵梨花雨也是足以让他开心很久了。


章五.

龚常胜很久都没来信了。东方纤云趴在桌上,想着自己上次是不是话说重了,毕竟,龚常胜的眼睛对他来说是个痛处。

或许自己真的惹他生气了。

但他却为目前这个状况感到安心。

他并不是榆木做的,龚常胜对自己怎么样,自己又对他怎么想他怎么会不知道。但是东方芜穹的话时时刻刻都在给他敲着警钟。

自己是个“叛徒”。

自古正邪势不两立,当年他为了报恩,助了易相逢一臂之力,从此被正派弟子所唾骂。但他不曾后悔过,在他看来,有时往往是正派的人更像心术不正之人。于是等风波平息下来,他索性退出,不再参与。然而,这并免不了那些对他的唾骂。

他不想让龚常胜为此而受到影响。就像东方芜穹说的,龚常胜的路还长。他不能毁了龚常胜。何况,那年也是因为他,龚常胜才受了重伤,虽然后来好了,但他一回想起来,仍是满满的愧疚之情,无论龚常胜怎样劝说,他依旧原谅不了自己。

所以面对龚常胜,他选择了躲,他不敢直面那份感情,所以选择仓皇落跑,自欺欺人。

可是人心再怎么也不是铁打的,说不动心是假的。所以东方纤云还是存了一丝私心。

他想,万一哪天龚常胜眼睛治好了呢?那是不是自己那天说过的话就可以实现了呢?若是连龚常胜那从小治到大的眼疾都能医治,那自己还怕什么,倒不如豁出去索性随着自己的想法去了。

东方纤云想的有些多了,觉得倒也是困了,吹了灯,躺到床上睡去了。他取下龚常胜送给自己的坠子,看了看,又给自己带回去了。默默地笑了声,以后的事,谁说的清呢?


章六.

那天东方芜穹突然拜访了东方家本家。

看他一脸的疲惫与焦躁不安,东方纤云便猜到了,一定是和龚常胜有关。

“胜儿在不在你这里?”见到东方纤云,第一句就是这个。

东方纤云不由得心一紧,“三路出事了?”他下意识抓紧了衣袖。

“他跑了!留了一封信就跑了!东方纤云我知道你对清楚胜儿的脾气,你这次要是和我一起找到他,你就能将功抵过了你知道吗?”居然不在这里,东方芜穹更是乱了阵脚。龚常胜的失踪让各路人马都紧张了起来。现在玄铭宗的人是满大街的找着他们那个最有出息的弟子,恨不得把地都掀过来再找一遍。他不得不放下脾气请求眼前这个武林正派的叛徒和自己一起寻找。

“不是说让你看紧点吗?!三路看不见路万一跑到哪个深山老林子里转不出来了怎么办?”东方纤云也顾不得得罪不得罪了,气得朝他吼了一句,便匆匆忙忙离开这里打算折回自己自己房间拿几件衣服带些盘缠就跟着东方芜穹出门。

东方芜穹自知理亏,这次也不做声了。但思前想后他还是打算告诉东方纤云一件事:“胜儿的眼疾治好了。”

东方纤云突然停下了收拾的动作,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嘴唇有些发抖:“你说什么?三路……三路的眼疾治好了?”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话里夹杂着欣喜地颤音。

“治好了。”对方确定的重复了一次,接着像之前两人关系还好时那般,他向东方纤云道出自己的疑惑:“你说胜儿是怎么找到那个神医治好眼睛的?以前我们让他治他还不太乐意,怎么自己这次就这么主动。”

说完确发现东方纤云似乎并没有听他的话,而是坐在桌前写着一封信。

“东方纤云,你在干什么?”

“我要去找蜀三路。”和之前不一样,这次是笃定的语气,就像他知道对方会在哪里一样。

察觉出不对劲的东方芜穹一个箭步拦在他面前:“东方纤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胜儿的失踪和你有关对不对?!!”语气里是掩藏不住的愤怒。

“他选择离开那里和我无关,那是他决定的。而我只是去履行当时我所保证的事而已。”东方纤云并不想与他多说,推开对方朝门外走去。

“东方纤云,你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休想离开。”他横过剑拦住去路。

“难怪三路说不想一天到晚呆在玄铭宗,原来是这样。”东方纤云冷笑着拔出剑,“若是今日想出去要与你一战,我也无所谓。”东方芜穹有点晃神,他没料到那件事后一直极力避免挑起事端的人如今会为了这一件事甚至不惜与他大打出手,再说,东方纤云也不是个白斩鸡,他的本事自己还是知道的。

空气里弥漫着剑拔弩张的氛围。两人沉默不语,只是瞪着对方,谁也不肯先动手。

末了,像是安慰一样,东方纤云让步道:“我保证,三路不会背叛玄铭宗。他日后想要回去我也不拦着。你就权当是路上让我照顾他好了,就算有什么事也相互是个照应,我也好来通知你们不是。”

东方芜穹叹了一口气,放下剑,“胜儿要真是这么打算我也未必拦得住。那好,你去吧,这件事我来想办法和掌门说。”

东方纤云没说什么,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提上包袱匆匆离去。

这两人,可算是相互栽在对方手里了。东方芜穹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重新取过一张纸,开始写起给掌门的交代信。


连续的奔波让东方纤云感到疲惫不堪。扒开眼前的灌木丛,印入眼帘的是一潭清澈的湖水。

这里是离逍遥门不远的一出山脉,以前龚常胜常来这里找他玩,因为离自己家门派也近,东方纤云可谓是随叫随到。再到后来,这里就变成了俩人约定见面的地方。只要没说别的约定地方,就一定在这里见面。这么多年了,这习惯也没改过。

不出意料,龚常胜正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小憩。或许是因为一直保存着警戒心,扒开灌木的声音让他一瞬就醒了过来。

这算是龚常胜第一次真真切切看到东方纤云。他克制住自己内心的狂喜,微笑着看向眼前的人。

就和他想象中的一样,他的小云哥哥是一个温润如玉的人。特别是眼前的人有着两颗如黄玉珠子一般的眼睛,这让他看上去更加温和。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他们口中的叛徒呢?龚常胜不禁在心中笑道,看来眼瞎的不是自己而是那群正派子弟。

“三路……那个……我知道你眼疾刚好,但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东方纤云咳了两声,虽说这四下没人,但他老脸还是经不住这么折腾。

看着眼前的人微红的耳尖,龚常胜笑着道了声“好”。

“小云哥哥这是算答应我了?”龚常胜按耐住内心雀跃的欢呼,故意问道。

东方纤云顿了顿,开口道:“三路,你要知道,和我走在一起,将来难免受人指点。你确定不后悔?”

“和小云哥哥一起游历四方怎会后悔?龚某高兴还来不及呢。”想要得到的人已在身边,怎会还怕别的什么闲言碎语。

东方纤云看着那双闪着光彩的眸子,以前那蔚蓝色的双眸老是雾蒙蒙的,没有什么神采,如今这眼疾治好了,便更是好看了。他突然就笑了,笑着笑着却流起了眼泪。

“小云哥哥,是否是龚某说错了什么?”龚常胜有些慌张。

东方纤云摇摇头,收起泪水,顺手捞起龚常胜的包袱,“三路,择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就出发吧。”

“好。”牵过东方纤云的手,龚常胜笑得眉眼弯弯。等待了多年,期盼了多年,如今的结局不是他最期盼的么。

看着身边的人,他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一首诗。

“花开堪折须直折……”他轻声念道。

“三路,你说什么?”

“啊?没有,只是突然想到了一首诗而已。”

龚常胜很庆幸,自己并没有像诗中那样负了好时光。今生已如此幸运,还能有何他求呢?

——fin——


后记:

这里用了杜秋娘的《金缕衣》,全诗只采用了这一句,但是说真的,要采用整首诗的话,我觉得更适合飞星这个死傲娇……想知道的孩子可自行百度~

还有就是,你们都玩红豆梗,我偏不!哼!╭(╯^╰)╮我就要玩送玉麒麟的梗!(这么偏估计也没人知道,知道的孩子大家就明白小龚同学的用心良苦啦)

至于芜穹师兄的话,内心应该是崩溃的吧……自家人叫自己养的白菜带走了……连猪拱白菜都不好说了,因为大师兄应该算是东方家的白菜吧……小龚也算是玄铭宗的白菜哦……总之,芜穹师兄的内心是崩溃的……


小学生文笔,希望大家轻拍QAQ

评论

热度(72)